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新出电影,逍遥法外,曼陀罗,酸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影视文学
沈昊此刻是无情的,他很果断,直接割下桑宇的头颅,将其提在手上,而后扔在一边一脚踢开。再现当时穷奇族神通者刚来此地时对那名人族散修的做法,狂野且魔性十足。“你!”穷奇一族的神通者桑礼大怒,这小子显然是故意的,当着他的面,当着天下人的面,折辱穷奇族,就像他之前折辱人族一般。“好!”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叫好声,大部分属于人族,也有部分是曾被穷奇族欺压过的种族,今日见到这样的场面,他们觉得很解气。就连胥江此刻都投来赞许的目光,这个少年单论性格与行事作风就已经很对他的口味了,现在又展现出如此强横的实力与天赋,令他都十分惊叹。“英雄出少年,小友之后可愿与我等同行?”胥江很直接,对沈昊发出邀请,有招揽之意。如果说之前替他出头还带有一些为人族正名,震慑凶族的意味在里面的话,那么现在,他是真的起了惜才之意。另外,他也担心雍州王城和四大凶族会在半路截杀报复,故此想再保护沈昊一程。他虽然不知道沈昊究竟与雍州王城有什么过节,但看得出来,沈昊获胜后,那几名神通者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而且之前也有过针对沈昊的嫌疑。对此,沈昊却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他虽然心里很清楚,穷奇一族和雍州王城极有可能在半路截杀他们,与胥江同行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这却不符合他的个性,既然对方要杀他,在他有底牌足以自保的情况之下,他为什么要躲?在雍州境内,适当规避自然是必要的,但现在既已来到公共区域,而且他与马叉叉也有坑杀神通者的资本,又何须再躲躲藏藏?他是要在乱世中崛起的,不是逃命的,海阔天空任鸟飞,又何必给自己留下这些祸患,干脆一次性解决所有麻烦,扫清一切!与桑宇一战不过是因为他自己本身的天性当中就很好战,想要磨砺己身,并非是对四凶以及雍州王城的妥协。于是,他对胥江道:“感谢前辈知遇之恩,但我向来自由惯了,不愿加入任何一方,更喜欢四处游历。”同时他也暗中在对胥江传音,道:“前辈,我明白你的意思,但相信我,他们若是真的敢来,保证吃不了兜着走!待我扫除这些麻烦,他日必前往豫州王城重谢!”胥江先是一愣,而后微笑,明白了这名少年的用心,他真的有某种特殊的手段,足以坑杀神通者,所以才会这么自信。但他并不想将这些恩怨,尤其是与雍州王城的恩怨与他豫州王城牵连在一起,所以明面上他婉拒了。同时,他这番话也是故意说给那些神通者听的,要引他们上钩。果不其然,雍州王城的神通者在听闻后脸上皆露出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穷奇族的桑礼则更为直接目光冰寒,差一点就要杀气外放,表现出来。但最后他还是克制住了,也不多话,大袖一挥,收起桑宇的残尸,直接转身离去。今日他穷奇族被人多番折辱,颜面几乎扫地,在多留也没有任何意义,况且有胥江在他也奈何不了那个少年,不如落一个输得起的名声,之后再将那个沈破军碎尸万段。另一边,胥江在明白沈昊的用意后也发话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强求,但豫州王城的大门将永远为小友敞开。”此话一出,众人皆惊,这已经算是明示了,告知天下,从今以后,在这个人族少年的背后,或多或少都会有一豫州王城的支持。这不仅是惜才的表现,更是对一些别有用心的宵小之辈的震慑,让他们在打歪主意之前,先掂量清楚。当然,这对雍州王城是无用,他们又岂会惧怕这种模棱两可的关系,只要这个少年不与胥江同行,就此躲进豫州,他们就定有办法对其进行截杀!但在现下,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一名神通者看向沈昊,道:“小友天赋异禀,年轻有为,不仅为人族争光,还能得到胥兄的赏识,今后定当大有作为。”“承蒙前辈谬赞。”沈昊淡淡道,对于这几人他不想多言,对他们的厌恶甚至比对穷奇族还要深,那种惺惺作态的样子着实令他作呕。而后他便走向胥江以及扬州王城的两名神通者那里,对真正有心帮助过他的前辈行了大礼,之后他便不再逗留,与马叉叉转身离开此地。至此,一切落幕,众人散去,此次时空之渊自上古昙花一现后,再度显化于世间,坠下器物,令不少势力都有一定的收获。这些器物中,大多数都是一些残损的兵器,虽然遭到时光之力的侵蚀,其中原本的神性精华不在,但有些残兵的原材料还是相当宝贵的,异常坚固。比如原材料是星河尘沙的短剑、天妖石制成的长弓、流转着丝丝缕缕玄黄气的残钟等等,这些都属于不世的炼器材料。即便这些兵器再难展现出其原本的威力,但这些材料若是重新回炉,从中提炼出部分精华,依旧可堪大用。还有一些异宝,并不属于兵器范畴内,但却交织着部分深奥的符号与秩序,需要花时间去研究用法以及当中蕴含的神秘信息。“唉,承大运者,菜刀相伴。”路上,马叉叉捶胸顿足,满脸的懊恼与不甘,它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就捡到一把破菜刀。

Tags:新出电影   逍遥法外   曼陀罗   酸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