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泳装视频,keeping mum,唐唐说电影,游戏耽美小说

影视文学
他们走出军事博物馆大门的时候,曹远志的手机接到了信息,命令下来了,他必须明天一早搭乘飞船返回第三战区报道。“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啊,我还没玩够呢。”小曹很失落。齐默言拍拍他的肩膀:“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咱们去司令那里吃晚饭。”贺觉明在中京的住宅坐落于环境幽雅的第一地面军高级军官住宅大院。自从天港革命之后,军方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政策,军官不再分配住房,而是自掏腰包购买军队的自建住宅,当然比外面的市价要便宜很多。或者是租用军官公寓,这种情况下,如果调动或者退役,住宅就必须上交。贺觉明的住处就是当年他在第一军任职的时候购买的,位于一片联排别墅的第二单元。大门口的哨兵在查验了他们的证件并登记之后予以放行,两人沿着小区里的道路慢慢走着,路边高大的乔木绿叶繁茂,静静地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几只奇形怪状的野生小动物在草地里安静地注视着他们走过去。“这边的环境,真是比赤星球好太多了,处处青山绿水啊。”小曹感叹道。“蓝星球上也有环境严酷的地方,有沙漠和戈壁,也有终年冰天雪地的大陆。”齐默言一边回答,一边注视着一个走向路边汽车的年轻女人。那个女人身姿高挑,穿着一件做工精致的驼色春装,戴着一副大墨镜,更衬得她肤白胜雪,身姿曼妙。小曹惊叹道:“这个女人真TM漂亮。”“是不是在你眼里,京城的每个女生都很漂亮啊。”“不不,齐哥,这个女人是真的漂亮,就像个女机器人一样毫无瑕疵呀。我这两天是见到了不少美女,包括昨天那两个,程雨露,朱安琪,我本来觉得她们够漂亮了,可是跟这个一比,那就是丫鬟与大小姐的区别啊。”“你的眼神啥时候变这么好了,隔这么远你都知道人家是大小姐。”那个女人也注意到了这两个军官,当她看到齐默言,不禁微微一愣,停下了脚步。然后她摘下墨镜,款款走了过来。小曹低声道:“我说得没错吧齐哥,她不就是和女机器人一样漂亮吗,而且机器人可没有她这么生动的颜!哎,不对,她是不是认识你啊?”齐默言没有搭腔,他沉默地注视着女人走近,在他面前停下脚步,用温婉动听的声音说道:“真的是你呀,现在已经是中校了,什么时候来京城的?”“昨天,跟长官一起回来的。”女人凝神想了想:“是跟贺司令一起回来的对吧,听说他会在首都这边担任新职务了?你是不是会跟着他一块留在这边,那要恭喜你了呀。”她流露出一种难以察觉的惘然神色,“早知道你会调回来,当初我就不该跟你分开。”齐默言淡然道:“事情现在都没有完全确定,再说了,联邦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像我这种人,也不可能长久呆在一个地方,调动是正常的,不定哪天就被派到其他星球去了。”“那倒也是。”女人低声说道,她又注视齐默言,剑眉星目,气度从容,她心绪有些复杂,“有时间的话一起出来吃个饭吧,你的电话没变,对吧?”“以后再说吧,那辆车,是在等你吧,别让人等久了。”女人欲言又止,她点点头,转身走了。小曹低声道:“卧槽,原来齐哥你认识她,听口气,她是你前女友?厉害了啊齐哥,这么漂亮的前女友。不过我感觉她有点眼熟啊。”“文若冰,以前是赤星电视台的节目主播,你说的没错,她是我前女友。”“我说怎么眼熟,而且声音这么好听,电视台的啊,难怪难怪。齐哥你牛叉啊,哎不过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么就成了前女友?”小曹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对啊,你也说了,这么漂亮的女生,个人条件又这么好,你觉得我能有这种福气?”齐默言平静说道,“分手是必然的。走吧走吧,司令的家在那边,咱们过去。”另一边,文若冰上了飞车,坐在车内的地面二师副参谋长邹全上校皱眉望着妻子:“刚才那个人是齐默言?你怎么跟他聊这么久?”文若冰慵懒地往后一靠,“难得碰见老朋友,多聊了几句。”她打开一面小镜子,审视着自己的妆容。邹全嗤笑一声:“什么老朋友,不就是前男友?怎么,以为他会调回京城了,想再续前缘?我跟你讲,贺觉明不可能当这个防务部长,不可能!以为他是主席的老部下就可以一步登天?他就没这个资格。那个齐默言,过几天就会乖乖地滚回定远城去。”他转头吩咐驾驶座上的机器人士官:“可以出发了。”机器人士官应了一声,按下按钮,升力风扇轻声轰鸣,飞车离开地面,向着小区大门飘过去。邹全继续指责道:“我知道你就一直没忘记他,不过我麻烦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我邹全的老婆!最好是乖乖地给我恪守妇道,别整幺蛾子啊我警告你。”文若冰阖上镜子怒视他道:“你嘴巴放干净点,我跟他之间清清白白,嫁给你的时候我是黄花闺女!结婚这三年我有做过什么不得体的事情吗?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一样龌龊不堪?别让我把你那些肮脏事给抖出来!”邹全悻悻闭嘴,想了想又批评道:“说了叫你穿得艳丽点,今天的饭局对我很重要!你老穿得这么素,想装老太婆呢?”文若冰大怒,将镜子一摔:“姓邹的你当我是你老婆吗?每次饭局都叫我去陪,你TM算是个男人吗?当初我是瞎了眼才会接受你!你扪心自问,哪次我没配合你?这官位就这么重要?”她声音梗咽起来:“在第三战区的时候,都说你是才子,有能力有抱负,现在呢?跟我结婚的那个邹全已经死了!我现在就只看见一个一心钻营的官迷。”她喝令机器人士官:“停车!我要下车。”机器人士官语气平静:“我很抱歉夫人,我只能接受副参谋长的指令。”邹全面色讪讪,他低声安慰文若冰:“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你当初愿意嫁给我,不就是因为可以跟着我一起调回首都吗?跨战区调动,你以为这是容易的事?如果不是上面有人,我能调回来吗?现在多少双眼睛就盯着我,如果不紧跟着长官,不定哪天就被发配了。你也要替我想想,再说你妈那边,我对她怎么样,你摸着良心说一句?”文若冰低下了头,不再吭声了,一滴眼泪无声地滑落。齐默言按下门铃,机器人管家请他们进去,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瞅着他们,皱眉道:“我舅舅才回京城,你们就凑过来了,紧跟上级也不是这种跟法吧?”看看他们拎在手里的水果,又讥讽道,“哟,东西倒是简单,够朴素的啊,不过空手来拜访不是更好?更能发扬传统啊。”两人面面相觑,这时另一个十七八岁的俏丽女孩从楼上跑了下来,看见曹远志,欢快地喊了一声“小曹哥哥!”这是贺司令的小女儿贺思琴,她曾经跟着司令夫人秦筠一起去赤星球住过一段时间,认识这两个军官。她向前面那个女孩解释道:“铃铃姐,这是齐秘书和曹排长,跟着我爸从定远城一起回来的。”齐默言明白过来,前面这个女孩是贺觉明妹妹贺觉晓的女儿张铃铃,她的父亲是首都卫戍区警卫一师监察部主任张耀远少将。于是微笑道:“你好,我是齐默言,这是小曹,曹远志,我们都是第三战区的。”张铃铃知道自己误会了,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这两天来找我舅舅的人特别多,看着讨厌,我以为你们跟那些人是一路的。来,快来坐。”她转头吩咐机器人管家:“通知小区门卫,再有人来拜访舅舅,一律不许他们进来。”“遵命,小姐。”两个军官在沙发上坐下,小曹是第一次来,好奇地上下打量着。齐默言接过机器佣人端来的茶,道谢之后问贺思琴:“司令不在家?”贺思琴笑着吐吐舌头:“我爸很烦那些人,今天躲到总装南桥基地去了,不过你放心,他很快会回来。”她转头对曹远志笑道,“小曹哥哥,陪我去下棋?”曹远志苦着脸:“啊,又下棋?”“来嘛来嘛。”贺思琴把他拽走了。曹远志哀声道:“不是,这围棋我还是跟你学的,我下不过你啊。”可是没用,他乖乖地跟着贺思琴坐到了另一边,贺思琴拿出了一副精美的围棋,两人开始对弈。张铃铃在齐默言对面坐下,笑着问道:“以前来过首都吗?”她长着一张可爱的圆脸,很耐看,有一种古老的说法是,这种脸型是福相。“来过,跟着司令回来过一次,不过上次过来没有见到你。”“我在上大学,平时一般住在学校里。今天不是女生节嘛,学校没课。我听说,赤星球那边条件很艰苦?”“漫天黄沙,遮天蔽日,这个时候连太阳都变成了淡蓝色,所谓天地变色,大概就是如此。到处是低矮的植物,建筑的外表面都是一道道风沙蚀刻的痕印。”齐默言笑道,“不过在大风平息的时候,沉默的沙丘,清亮的湖泊,昏黄的阳光照射大地,瀚海边银滩白云,你能感受到天地之间的静美。”“哇,好一派残酷的浪漫。赤星球上到处都是这样吗?”“那倒不是,在有大河的地方,自然环境就要好很多。特别是金沙河的两岸,郁郁葱葱,人口密集,有许多美丽的城市。当然,和蓝星球相比,这些城市都很小。”“可是金沙河的下游属于敌对的国家呀?”

Tags:泳装视频   keeping mum   唐唐说电影   游戏耽美小说

猜你喜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