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刘芳菲图片,2046下载,生宝宝视频,赫连池小说

影视文学
就在张学良发表广播讲话的当天,张学良、杨虎城决定撤销西北“剿总”,改设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主持西北军政事务。-------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张学良、杨虎城分任正、副委员长,董英斌任参谋长,并通电全国。临时军委设计委员会主任高崇民、宣传委员会主任郭维城。临时军委会办公厅主任洪舫、政治设计委员会主任高崇民、宣传委员会主任郭维城。临时军委会下设有参谋处(处长邓玉琢)、党务处(处长卢广绩)、政训处(处长应德田)、交通处(处长陈先舟)、军警督察处(处长孙铭九)、粮秣处(处长张政枋)等机构。临时西北军委会成立后,即于当天决定重组陕西省政府,由原西安绥靖公署总参议王一山暂时代理陕西省政府主席兼民政厅厅长,任命续式甫任财政厅厅长,任命李寿亭为教育厅厅长,原建设厅厅长雷葆华留任,并任命杜斌丞为陕西省政府秘书长。杨虎城随后向陕西省政府职员发表了讲话,介绍了西安事变发生的原委、经过及重要意义。临时西北军委会还于成立的当天,即12月14日,决定成立陕西民众运动指导委员会,由王炳南等五人组织成立。民运指导委员会在当天召开第一次会议,推荐王炳南为召集人(主任),苏资深为组织部部长、敖明远任训练部部长、王子安任宣传部部长,宋黎任民众武装部部长。张学良和杨虎城在12日发表的《对时局宣言》中,明确提出了“释放一切政治犯”的主张。两位将军率先垂范,于13日即发布手谕,将西北“剿总”、西安绥靖公署军法处和陕西省各级法院,及其他各军事政治机关所押之政治犯,一律开释。《回忆杨虎城将军》,第447页。三天之后,即12月16日,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发出《释放政治犯的通令》,要求释放政治犯,《通令》全文如下:查年来爱国志士青年,因激于救亡热忱,思想言行歧异之故,致身遭缧騎、坐陷囹圄者,不可胜数。略迹原情,殊深痛惜。现值外侮日亟,国亡无日,自应容纳各党各派,集中一切人才,群策群力,共赴国难。兹特规定释放政治人犯办法于下:(一)凡政治人犯,一律释放,但有叛国行为之汉奸,不在此限。(二)政治犯兼犯有其他罪名者,其他罪名,仍依法办理。(三)凡应予释放之政治犯,未经发觉,或曾被通缉,未经缉获者,一律免予追缉;已经获案者,不论已否起诉,与已否判决,经讯明后,概予开释。(四)凡经缓刑、假释、保外候讯,或送院反省之政治犯,一律予以开释。(五)关于开释政治犯,应由原侦查或审判机关办理,但有不得已情形时,即由现在之羁押机关或监所办理。(六)关于开释政治犯,如有疑义,应呈由本会核示。(七)各机关、部队、法院、感化院、收容所,统限于令到十日内,办理完竣,并列表具报本会备查。合亟令仰该□□遵照办理,转饬所属,一体遵照,并仰将奉文日期具报备查为要。此令。抄录自西安《解放日报》1936年12月16日第1版。张学良、杨虎城关于释放政治犯的《通令》下发后,一大批被关押的共产党人被释放。其中有曾任中共三原中心县委书记的赵伯平,出狱后他担任了重新建立的中共陕西省委下属的民众运动委员会主任兼省委党员训练班主任。曾任中共三原县武字区委组织委员的包森出狱后,任杨虎城部特务营第二连指导员。四年后,包森在冀东地区任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兼第十三团团长时,与日本侵略军和伪军展开了神出鬼没的游击战,威震敌胆。在国内几乎无人不知的电影《平原游击队》中的李向阳,就主要是以包森的事迹为原型而塑造的。经张学良、杨虎城通令释放的共产党员,仅西安一地,就达180余人。据《西安事变与第二次国共合作》,第153页。12月16日,为了响应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在《对时局宣言》中提出的八项救国主张,由西北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和东北民众救亡总会等抗日救亡组织发起的西安各界民众大会,在革命公园召开。会场的主席台上方,醒目的悬挂着写有八项救国主张的横幅,会议由中共地下党员,时任西北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宣传部副部长,西北文化日报社副社长兼总编辑的宋绮云主持。张学良和杨虎城应邀出席会议,并在会议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会后,又组织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12月17日,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宣布组成抗日援绥第一军团,以孙蔚如为军团长,王以哲为副军团长,马占山为抗日援绥骑兵集团军总指挥,郭锡鹏为第一军团骑兵指挥官,何志远为第一军团炮兵指挥官。临时西北军委会并将这一决定通电全国。由于西安事变发生后,国内外舆论沸腾,反应不一。为了说明真相,张学良于12月19日从西安向英国《泰晤士报》驻上海记者弗雷泽发出一份声明。张学良并且希望弗雷泽将这份声明散发给其他外国驻华记者。这份声明的主要内容如下:总司令在此久留不是我们的责任。端纳先生上星期一到达后,总司令的气愤和不愿谈话的心情稍减,他心平气和地讨论了我们面前的问题,至星期二已原则上同意我们所提各点,以便采取明确国策,实行改革,使全国能够在政治上和物质上合理地和自由地发展,符合孙中山博士的遗志。我因此打电报欢迎南京方面派任何人来听总司令的意见,并与他安排必要措施以防止内战的发展。总司令自然强烈要求释放他回南京,我个人虽然完全相信总司令会履行诺言,但不能贸然让他在回南京后被劝说继续内战……他同意这一看法,此后他即与我们一样等待南京派有权处理此事(即提供适当保证)的人员前来,以便总司令能回京,但迄今并无结果。情况就是如此。如此贻误,实在令人奇怪。若派员前来,他几天前就早已可以回去……张学良转引自《西行漫记》,第378页。遗憾的是,张学良发给弗雷泽的这一声明,却被南京政府的新闻检察官员无理扣压,无法和公众见面。前文所引的声明,是出自张学良交给端纳的一份抄件,又由端纳交给斯诺的。但是,当这份声明的英文本与读者见面时,却是在10个月之后的1937年10月。又过了三个月,这份声明的中文本才随着《西行漫记》中文版在上海的出版而呈现在国内读者的面前。12月20日,张学良、杨虎城发表《告东北军、第十七路军将士书》(以下简称《告将士书》)。《告将士书》开章明义地指出:“双十二抗日救国运动,酝酿了许久,现在已经揭开了七八天了。我们为什么发动这样的运动?为争地盘吗?不是。为泄愤吗?也不是。我们反对政府的屈辱外交,国家都要亡了,还在这里出死力自相残杀。所以才提出抗日救国运动,八项主张。我们主张的核心是集合全国各党各派的力量,以民众的总动员,去抗日救国。”《告将士书》坦荡磊落地表示:“我们的希望,只是集合全国的力量去抗日救国,是绝对纯洁的,是绝对发自内心的,无一毫私心,无一点背景。凡是同情我们主张的,不管他是哪党哪派我们均愿竭诚欢迎。我们的目的在对外,绝对不造成内战,并且极力避免内战。但是如果有违反民意的汉奸,用武力压迫我们,使我们不得贯彻主张,那我们为扫除误国误民的分子,争取民族的最后生存,当然我们要起而自卫,并且要粉碎这种恶势力。这不是我们造成内战,而是实行抗日救国的清道工作。”《告将士书》旗帜鲜明地向东北军,第十七路军将士发出号召:“亲爱的将士们!事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的国家,已到了生死关头,真是抗日则生,不抗日则死。我们必须巩固我们抗日救国的战线,去与一切破坏我们的恶势力相拼,才能实现我们的主张,才能收复我们的失地,才能湔雪我们的一切国耻。这是我们由理论而实行的时候了,我们需要团结,我们需要奋斗,我们必须不辞一切光荣胜利的牺牲。我们的基础是民众,必须用尽我们的智虑爱护他们。我们所要贯彻的是我们的主张,所以必须确信我们的基本理论。我们需要以不顾一切的精神来冲破我们的一切困难,这才是我们抗日救国战线上忠实同志所必要的精神和勇气。”“亲爱的将士们!我们具有坚强的民族意识的亲爱的将士们,这是我们起来的时候了!白山峨峨,黑水汤汤,我们光荣的胜利,就在目前,我们一定要到黄龙痛饮的。”“亲爱的将士们!我们热血沸腾的将士们,我们一定要不辞一切艰险牺牲,去争取中华民族的解放与自由,去达到我们最后的胜利。”《回忆杨虎城将军》,第448—450页。由于张学良和杨虎城将军的患难与共,同舟共济,使事变发生后的西安迅速稳定了局势。在这一阶段中,中国共产党的各级地下组织,也为西安局势的迅速稳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中共东北军工作委员会书记刘澜波出任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党政处科长、设计委员会委员;中共东北军工作委员会委员宋黎出任陕西省民众运动指导委员会民众武装部部长;担任东北军学兵队中共党总支委员的任志远则在事变发生后,带领学兵队学员前往西京招待所了解被扣留的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的情况。在事变期间为指挥西安城内的军事行动做出重要贡献的中共地下党员许权中,在事变后被杨虎城任命为第十七路军独立旅旅长。与许权中一起被派赴独立旅的还有中共地下党员方仲如。方仲如(1901—1983),陕西咸阳人。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8月,受中共北方区委派遣,任冯玉祥部国民联军第五路军政治处处长。1927年9月赴苏联莫斯科,先后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和中国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1930年10月回国后,在上海中共中央机关从事机要交通工作。同年12月被捕入狱。1936年出狱后返回西安。经地下党组织的安排,方仲如于西安事变发生后,被杨虎城任命为独立旅政训处处长。曾长期和共产党保持着联系的杨虎城在事变发生后,更感到需要共产党员的帮助。他在周恩来到达西安后,提出让曾在第十七路军和陕西工作过的共产党员南汉宸回西安工作的愿望。当时,南汉宸正在天津从事统一战线工作。毛泽东在接到周恩来的报告后,于12月23日致电南汉宸,指出:“因十七路军不巩固,极须大力进行政治工作,杨虎城极望兄回帮助。”“兄至十七路军,应坚定其军政干部抗日救国、联红联共、不怕牺牲、直干到底之决心,并发展党的组织,争取十七路军变为真正的人民抗日军。”《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第629页。接到指示后,南汉宸于12月25日离开天津,启程赶往西安。到西安后,他参加了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下设的政治设计委员会。他和王炳南一起,成为杨虎城处理公务的重要助手。国际国内“舆论沸腾”西安事变发生后,第一个发出消息的外国记者是日本同盟通讯社上海分局局长杜本重治。杜本重治在12月12日下午从正在上海的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的秘书乔辅三处得到了西安事变发生的消息,即于当晚向东京发回报道。第二天,日本报纸即在显著位置上刊登了这一“上海特讯”。《朝日新闻》以《支那政局全面陷入混乱》为题刊发了“号外”,并以《蒋介石氏突然被监禁》为主标题,以《张学良氏指挥兵变》,《对日宣战,并通电宣布容共》为副标题发出报道。《西安事变与第二次国共合作》,第137页。日本《日日新闻》更是耸人听闻地宣称,张学良“组织了一个得到苏联支持的自治政府”,“已与苏联订立了一个攻守同盟”。③杨瑞广、雷云峰著:《中共中央与八年抗战》,陕西人民出版社1996年1月第1版,第140页。12月14日,苏联《真理报》以《中国发生事变》为题发表社论,称:“张学良部队举行兵变的原因,应当从不惜利用一切手段帮助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奴役中国的事业的那些亲日分子的阴谋活动中去找。臭名昭著的日本走狗汪精卫的名字同陕西省发生的事变紧密相联,这也绝非偶然。”“汪精卫利用张学良部队中的抗日情绪,挑动这支部队反对中央政府。”③苏联《消息报》12月15日发表的社论则称:“张学良向南京政府提出要求,包括对日宣战及联共等项,此类要求,仅属发动之烟幕,实际上为中国人民阵线之打击,及中国对外抵御之破坏。”“张学良之反动,足以破坏中国反日力量之团结,不独为南京政府之危险,抑且威胁全中国。虽假借反日口号,适以便利日本帝国主义,夫反日本阵线,乃系与南京合作之阵线。”《毛泽东在历史转折关头》,第155—156页。国际舆论沸沸扬扬,国内各界也反应强烈。张学良在12日发给阎锡山的电报中称:“蒋公莅陕之时,学良等一再谏请,使其派军,挥戈北上抗日。然蒋公一意孤行,不予批准,故学良被迫请蒋公暂留西安。采取此举,只为救国,学良决心保证蒋公人身安全。同时提出八点主张,其中致力于结束同胞萁豆之争,改组国民政府,与共产党合作,与苏俄联合。学良敬盼得到阎公支持。兹事甚急,事先不及与公商谋,在此一并向公表达学良的歉意。”胡全福著:《张学良与阎锡山秘闻录》,东方出版社2005年4月第1版,第300页。本书首发。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Tags:刘芳菲图片   2046下载   生宝宝视频   赫连池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