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任达华与鸭共舞,疯狂动物城图片,视频剪切合并器,爱人的谎言小说

影视文学
徐达赶紧微笑地说:“小崔呀,以后说话通俗些,让大家都能听得懂。-------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崔三贵点点头,调整了一下心态,接着说:“孙子是说:有勇无谋,只知死拼,就可能被敌诱杀;临阵畏怯,贪生怕死,就可能被敌俘虏;急躁易怒,一触即跳,就可能被敌凌辱而妄动;廉洁好名,过于自尊,就可能被敌污辱而失去理智……这话的意思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任何事情都有好的一方面和不好或容易犯错的另一方面。郭镇长有什么优点吗?”“优点?”马杰眼睛里闪射出一种惊讶的目光,他不理解崔三贵问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以往他汇报敌方的情况,都是如何罪恶累累,今天倒有一个问优点的,这是什么意思呢?他的目光不解地转向徐达和李静增。徐达和李静增也是不解此意,沉默无语。马杰只好说,“他的优点还是很多的。比如说他是一个说话算数,从不食言的男人,只要他答应你的事,就一定能办到。他还是一个上孝父母,下痛妻儿的男人……”“等等。”崔三贵眼睛一亮,好像有了灵感,提醒说,“这方面你说得细一些。”马杰还是不知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接着说:“郭镇长今年四十多岁了,他前三个孩子都是女儿,两年前才得一子,起名叫郭六合,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在人世间有所作为。郭镇长的父母住在离广陵镇城只有三里的郭家村,老两口见有了孙子高兴得整天合不拢嘴,担心儿子工作忙,照料不好孙子,非要郭镇长把孙子送到乡下来由他俩照料。虽然郭镇长一天见不到儿子就心烦意乱,但是他又不敢违背父母之命,只好把儿子送到乡下来由父母看管。他和妻子稍有空闲就回乡下看望他那宝贝儿子,每次来都带许多好吃的……”听着听着,大家的心情开始喜出望外了。李静增对徐达说:“这倒是个抓住郭镇长的好机会……”徐达默默地点点头,又有几分担心地说:“他要是不与我们合作怎么办?如果这次合作不成,恐怕就不会有下一次了。”“我倒有个办法。”崔三贵说,“郭镇长不是挺喜欢他的儿子吗?我们可以以他的儿子为代价,逼迫他缴出谍报网的名单来。”听到这话,大家一下子都怔住了,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心里都有一个同感:这招可真够绝的……徐达也拿不准这种做法是否妥当,可事到如今,又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他先把以郭镇长的儿子为代价,逼迫他缴出谍报网名单来的想法向团首长作了汇报,想让团首长把握一下再上报到旅敌工处。团参谋长听后,把握不准地说:“这个办法好是好,但是太残忍,不像新四军所为啊……你去问问廖团长吧。”徐达又找到廖团长,廖团长听后,打电话向旅敌工处秦处长请示。秦处长只在电话上说了一句话:“老廖,你让徐达立即来旅敌工处一趟。”徐达心里更没底了,立即骑马挥鞭向旅敌工处赶去。其实,秦处长也暗暗为这条妙计叫绝,只是担心知道的人太多,万一走漏风声,这条妙计就会付之东流,甚至还会出现意外后果。不过,秦处长也料到会不会是徐达拿不准这条妙计的政策尺度,才向团首长请示的……徐达赶到旅敌工处后,匆忙进门,见秦处长紧绷着脸,双臂抱在胸前,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他,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赶紧立正,不敢正视秦处长,像等候训斥似的。秦处长垂下双臂,走动着问:“这个办法是谁想出来?”徐达刚想说是崔三贵,话到嘴边又赶紧咽了下去。他现在心里没底,要是违反政策,把小崔说出来就不好了,便挺起胸膛说:“报告处长,是我们大家共同想出来的。”秦处长知道徐达的心思,也不想跟他捉迷藏了,言归正传地说:“刚才你们团首长打电话问我这个方案妥不妥,我在电话上不便回答。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非常时期可以采取非常手段。当然,如果郭镇长宁死不交谍报网人员名单的话,也不要伤害孩子。”徐达听后,悬挂在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惊喜地说:“你批准这个行动方案啦?”秦处长看了看手表,果断道:“批准了。不过,你们今晚就必须行动,以免夜长梦多!”徐达明白这话的意思:“是。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慢!”秦处长招了一下手,提醒说,“你们这次行动的地点离敌人重兵把守的广陵镇只有三里,万一郭镇长不屈或有诈,调来城里的日伪军怎么办?要不要派其他团的侦察排协助一下?”徐达最不想听到的话还是听到了,他解释说:“处长,去人多了,一是容易暴露目标;二是不便于指挥。我们谨慎小心点就是了。”“嗯,好吧。”秦处长认为这话有道理,也不再坚持了。徐达回到侦案排,立即作了周密的研究和部署:由徐达带领一班长陈天望、侦察员崔三贵、庞德胜负责劫持郭镇长的儿子做人质,并逼迫他缴出谍报网人员名单。由二班长孙运福带领全班在村周围警戒。由排长李静增带领一班、三班潜伏在广陵镇通往郭家村的路段,准备应付突发事变。夜晚,侦察员们披着茫茫夜雾,神不知鬼不觉地向郭家村出发了。出发前,大家听了徐达简短的战前动员,个个士气高昂,走起路来一路小跑。快到郭家村时,各组按计划分散行动。徐达领着陈天望、崔三贵、庞德胜进了村,村边住户家的狗“汪汪汪”地叫起来,很快各户的狗都叫了起来,连成了一片。他按照马杰提供的地址,快速来到郭镇长父母家的院门前。徐达掏出怀表,借着月光看了看,已是深夜十点钟了,他向陈天望使了个手势,陈天望便“咚咚咚”地敲起门来。不一会儿,院里亮起油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呀?大半夜敲这么响的门。”崔三贵操着浓重的苏中口音说:“特务队的。郭镇长让我捎信来。”门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提着一盏煤油灯,睁着醒盹儿的眼睛说:“他今天下午刚回城,就……”陈天望没等他把话说完,动作利索地用二十响的快慢机顶住他的脑袋,低声而又严厉地说:“别出声,我们是‘四爷’,四爷,即指新四军。乱嚷嚷就叫你脑袋开花!”这个男人吓得浑身直哆嗦,煤油灯也掉在地上:“别……别杀我,我只是个管家的,没……没做什么坏事……”徐达走到他跟前,把煤油灯捡起来,递到他手中说:“只要你放老实点,我们就不会杀你。院里有什么人?”“有老爷、老太太和我。”管家赶紧应道,话音中掺着颤音。徐达目光如炬地问:“郭镇长的儿子在吗?”“在、在。”管家用手指东边的一间大房说,“他和老爷、老太太住在一起。”徐达看看东边的大房,然后向管家交代了几句。管家点点头,领着侦察员来到大房门前,叩响屋门叫道:“老爷,老太太,大少爷叫人给你们捎信来了。”屋里传来老太太的话儿:“这川儿,半夜三更捎什么信来……”门“吱——”的一声开了。“不准动!我们是‘四爷’。”陈天望第一个冲进屋里,警惕地搜索着。老太太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如木鸡似的说不出话来。老爷慌忙从床上坐起来。“别动!老实点!”陈天望迅速用枪对准他,然后把枕头、被子翻了一遍,没有发现枪支,让他穿上衣服。老爷像明白了什么似的,长叹了一口气,一声不吭地穿着衣服。徐达很快发现床上躺着一个小男孩,便向陈天望使了眼色。陈天望明白意思上前把小男孩抱起来。小男孩醒了,见是生人,“哇哇哇”地哭起来。“别哭!”陈天望吼了一声。小男孩被吓得不敢哭了,噘着小嘴,像遭受多大委屈似的哽咽着。老太太发疯似的从地上爬起来,哭叫着扑向陈天望:“还我孙子……还我孙子……”徐达一把拦住老太太说:“别嚷嚷!还你孙子可以。不过,得让你儿子为我们办件事。”老太太急红了眼,拼命想挣脱开徐达的手臂,大声嚷嚷着:“你们先还我孙子,还我孙子……”徐达见事不妙,照这样嚷嚷下去,是要惊动左邻右舍的,到那时就麻烦了。他转身用枪指着小孩的脑袋,把眼睛一瞪:“你再乱嚷嚷,我就一枪打死他!”老太太傻了眼,也不敢乱嚷嚷了。

Tags:任达华与鸭共舞   疯狂动物城图片   视频剪切合并器   爱人的谎言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