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箭在弦上下载,日本一区二区不卡免费,古月电影,恶邻小说

影视文学
月光透过窗棂挤了进来,宛如调皮的孩子一样总是打搅夜里的人们平静地入梦。-------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看他们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都已睡熟,十分的羡慕。而且小鸟儿还不知是怎么搞的打起呼噜来了。女孩儿也打呼噜,这我倒是第一次见过。我怕她这样休息不好就下来去推了推他,可她却醒了。我就对她说:“小鸟儿,你怎么睡觉还打呼噜,差点没把我吓死。”她生气地说:“你瞎说,瞎说,我才不打呼噜呢。”我不耐烦地说:“你没打是我见鬼了。”于是我就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她也沉默了许久,我还以为她又睡着了。突然她问我:“你回到家怎么对家里人说?”我说:“说什么?”她说:“就是毕没毕业的事。”我说:“实话实说了。难道还能骗家里人不成。”她说:“我们倒还情有可原。可你实在不该的。”我说:“我怎么就不该呢,一切的悲剧都是性格的悲剧。我不怨天尤人,也不妄自菲薄,你听我说,我是以全县第七名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的。而且还有三科得了满分。反正不论怎么说从高一到高三我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按我那时的成绩考上个重点院校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临近高考里却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和学校保安还有朝橹、螳螂几人把一个偷窥女厕所的家伙误伤致死。当然学校的那个保安被判了五年刑。可是当我们从拘留所出来时高考早已结束了。第二年补习时学校不论如何也不肯收我们。于是我们就去了一所普通高中的补习班,可是那儿的人都知道了我们的事,而且人人都以看杀人犯的目光看我们。那些老师也都躲着我们。我们实在感受到了一种被社会抛弃的感觉。后来我们就不再去上课了。出去开始什么都干。当然没什么好事,看黄色录像,逛舞厅泡女人之类的什么都干。没多久我们就找到了最大的乐趣,就是打架,我现在才认识到那时我们不过是出于对别人蔑视我们的一种报复心理。首先,摆平了我们学校里的所有好打架的男孩儿。接着就又到别的学校,甚至到社会上去打。那时我们仨儿的书包里没有一本课本,只有几本小说和一把菜刀。每次出去回来都是浑身是血,回来时连灯也不敢开,只是连续地吸烟以消除那种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地寻找刺激,寻找快感。可是事情又是发生在临近高考时,我们把一个警察打伤了。当然,他打我们时是穿着便服的。可是打完他他却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们,于是我们就又都进了拘留所。好在是我的家人打通了许多关节也花了许多的钱。高考我倒是参加了,考上了一所师范院校。在我们学校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更轰动的是我这样的人居然还不去上。如今来了这里又是这个样子。混得人不是人,鬼不鬼的。现在的我虽然不会再去做那种饮鸩止渴了傻事了,可是我也不相信我现在又能比那时高明到哪里去。但是我不后悔,后悔只不过是一种迟到的醒悟。又能怎么样?人生有许多东西就是因为你迟到了,你就永远也别再想得到它。而你就不同了,你还年青,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时肯定比我强。所以你不必担心,小鸟儿,你听见了吗?我叫了好几声,她都没作声。想必她早就睡着了。心想我有多么的无聊,自己和自己说了这么久。唉!还是想点开心的事吧。反正现在又睡不着,再苦涩的日子都过来了,难道还自寻烦恼吗。我还没那么傻。其实上高那会儿,有意思的事情也不少。记得那次那位讲起课来总是弄得满脸粉笔灰的物理老师上课时竟然活生生地把一只不甚飞到他嘴里的一只苍蝇吞了下去就着实可笑。我高考时穿着拖鞋就进了考场。别人问我怎么穿拖鞋来了,我还开玩笑说我高考就如上床一样轻松。不知不觉就想到了我曾经暗恋过的一位女老师。一位刚刚大学毕业分配来的历史老师。她漂亮不漂亮我不想告诉大家,反正那时我觉得她是天底下唯一的女性。每次上她的课时我都情不自禁地盯着她裙子下露出的两条白白的腿发呆,看得我心慌意乱。那时也不知有多少次在梦中我还心醉神迷地希望能够见到她。但是却总是事与愿违。看到的只是课堂上的她。可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以后,所有这些美好的感受就化为乌有了。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龌龊的感觉。现在我也说不清我那时到底是感到自己龌龊还是她龌龊,还是我们这个龌龊的世界龌龊。我想如果我不把这件事说出来,读到这篇东西的人肯定会骂我,也不因为什么,只因为你也是人。好吧,不卖关子了,事情是这样的。就是那位我曾经暗恋过的历史老师在一次给我们讲课时发生的一次在她说来或许也会终生不会忘的经历。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因为我不是妇科医生,可怕的是那天她还穿了一条雪白的裤子。鲜血已经染约了她的裤子,而且还在不断地顺着她的雪白雪白的裤子往下流着。她却全然不知地继续讲着她的课。更可怕的是看得十分真切的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人告诉她。当然也包括我在内。那时教室里除了她讲课的声音能证明她的存在之外一无所有。就是一向自目天才的我现在也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那时我的感受。后来可能是她自己感觉到了还是看到了那可怕的红色我不知道,但本着对读者负责的态度我告诉大家她是带着哭声跑出教室的。虽然声音不算大,但我听得十分真切,在我的心灵中它超过一切可以听得到的和想象得到的声音振动。后来。我再不敢去正视她的眼睛,可是在我的内心世界里却永远都觉得她曾经被我们人类美好的或者是丑恶的思想强奸过。还有一次奇遇就是我曾情愿不情愿地看到了两个女同性恋者在床上……“叮呤呤,叮呤呤……”哦!我的上帝,闹钟响了。已经是早上六点半钟了。这一夜过得实在太快了。明天还要到电视台开个会呢,之后就放春节假了。因为晚会的后期制作就与我们制片无关了。哦!不对,不应该是明天了,是今天。第六天哦!一定会有人认为是我弄错了,或者是认为我根本就忘记了第五天。不,亲爱的先生们女士们,是你们错了。因为所有知道的事情和已经发生的事情都已经是过去时了。对于过去的东西难道我们还有必要非得再去遵循时间的不可逆转性吗?暂且就请善良的人们宽恕我这么放纵一次吧,就把我与已经失去了的时间做一次对吧,也算我给时间以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的报复行为吧。因为它太残酷了,太可怕了,可怕得甚至凭我的智慧里说不出也想不出缘由的可怕,但我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告诉大家事情的本身。上午我与小鸟依依不舍地把公羊与吉吉送上了为车,因为他们同路。而小鸟与我不是同路,说好了的今天晚上她就要到她在北航读书的一个老乡那儿去住。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送走了他们俩儿之后我的心就觉得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蜇了一下,甚至与那位想与骆驼发生关系的执著男人的心情差不多。与小鸟回到家里,突然间觉得我们住的房间变大了许多,而且这种感觉一直在头脑中萦绕,趋之不动,挥之不去。晚上小鸟说她要到北航去住让我送她的时候,我却如中了魔似的对她说:“你别走好吗。”她说:“干吗呀,我今天晚上去北航去住。明天早上再到火车站送你。”我还是神经质地说:“你别走。”她笑着说:“该不是你一个人害怕吧。”我急忙说:“不是,不是,你别走好吗。”过了好一会儿我又对她说:“你别走,我孤独。”她抬起头看着我不说一句话,许久我又说:“真的,我孤独……”如果我再这么叙述下去不免就有些恶作剧之嫌了。反正事情就这么简单,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如果再让我说那时的感觉,我只能告诉大家我那时什么都不清楚,一切感觉都是现在才有的。唯一能告诉大家的是她还是一个处女。可是这更加深了我的痛苦。忽然间想到了安娜卡列妮娜曾说:“如果你不能原谅,那你就不原谅,因为如果你原谅,就得经历我所经历的。愿上帝免了你这个。”可这能代表什么?是忏悔吗?还是什么?……现在我只感觉到我不知是被什么抛进了地狱之门。一个个恶鬼在张牙舞爪地把一把把利剑插进我的心脏,抛打我的睾丸。作为一个男人我已在那一幕的发生之后死去,是在红色的潮水中死去的。究竟是谁杀了我我不知道,现在知道的只是我不能再和任何女人进行肉体的交流了。因为我的睾丸也在我死去时被击碎了,可是以前的我是多么渴望能有一个如母兽一般疯狂的女人把我一次次地带进前所未有的性高潮中去,而且要在不断攀升的性高潮中不断地把我快乐到一无所有的境界中去。我从红色中走过,丧失了痛苦,丧失了快乐,也丧失了男人的欲望。因为在那时我把我自己先杀后奸了。第五天这一天也没发生什么事,如果非要我说的话,也不过就是到电视台里开了个会,我做了一次夸而又奇的奇谈,听得栏目组的同仁一个个什么似的。幸亏我不是医生,如果是的话非把他们都送到太平间去。因为他们一个个的瞳孔都已放大。下午回到家里,看到吉吉买了一条利达斯仔裤。我看了看说:“假的吧。”她说:“一百六十八元,怎么能假呢。”我说:“现在这个世界只有妈妈是唯一不用去也不能去怀疑真假的。其它的都值得怀疑。”吉吉说:“你说话也太黑了。一点儿余地都不留。”我说:“黑是黑了点儿,可总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强。如果找男人的话还是要找我这样的。”唉!亲爱的读者们,就这样写下去我自己都觉得无聊了,还是饶了我吧。第七天现在我坐在回老家的列车上。什么?难道还要谈吗?还谈他妈什么,坐在我旁边的其他三个人也全他妈是带把儿的。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旁边是一个六七十岁的村支书模样的老头儿。我旁边则是一位脏兮兮的民工。我和谁谈,谈什么呢?难道和他们高谈艺术?他们不把戏当成精神病患者才怪呢。幸好我还带着一本书,一本乔伊斯的《菲内根的清醒》。现在我也真的觉得我该清醒清醒了。?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Tags:箭在弦上下载   日本一区二区不卡免费   古月电影   恶邻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