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2019nv手机版天堂网,啵乐野画集腐味满满,风车漫画,天局小说矫健

影视文学
时间:1982年12月"看完卷了?是不是特同情被告人?你说这庭可怎么出?"冯锐一时陷入沉默。-------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依我看,被告人和被害人都是值得同情的悲剧人物,他们的婚姻也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我和盘托出自己的观点。习惯在法庭上同犯罪行为作"肉搏战"的冯锐冲我点点头:"英雄所见略同!"随后,就和他的书记员一起赶赴法院出庭,支持公诉。让冯锐"犯难"的案子是一桩故意伤害(重伤)案。被告人和被害人是一对夫妻。他(她)们现在都是伤残人。案发的起因要追溯到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1969年,"文化大革命"依然硝烟弥漫,"血统论"还在社会上招摇。刚满20岁的工人阶级的后代刘德水属于"根正苗红"的一族,踌躇满志地走进一家很有名气的国营大工厂。从学徒工到正式工,他一门心思闷头干活,重活累活总是抢着干,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偷奸耍滑"。在工厂玻璃橱窗里的光荣榜上,年年都有他的照片:胸前戴着大红花,脸上露着腼腆的笑。不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且数学不好的刘德水眼里,和女人谈对象实在是一道太难太难的生活数学题,他无论如何求不出一个解来。勤奋挥洒的汗水和劳模的鲜花与奖状,构成了他的主要生活状态,他没有感到有多大的缺憾,只是看着身边同龄的工友一个个走出集体宿舍,拥着心爱的姑娘组成温馨的小家庭,他的心底也会投上一层阴影。一天,不知是不是心底的阴翳模糊了他的视线,一贯业务娴熟的刘德水突然在操作机床时不慎发生工伤事故,右胳膊从肘关节以下全部被轧断,鲜血淋淋。虽经及时抢救,血肉模糊的右臂还是被作了截肢手术。工厂的领导专门把他送到上海最有名的假肢厂,给他的右臂成功地装上了假肢。告别了健全人的行列,他本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相应的劳保待遇,但是,离开生产第一线,告别工作了10余年的车床,对依然年轻的劳动模范刘德水来说,无异于剥夺了他一生中最大的快乐,无异于把他的生活结构全部打破,这是他所无法接受的。在他一再要求下,厂领导只好同意让他继续留在车间,干些力所能及的轻活。"工作着是美丽的",从刘德水的身上可以看到一个劳动模范对工作有着怎样真诚的渴求和珍爱。刘德水因公残废后,看着他长大的厂领导把他的婚事纳入党委议事日程。经过委员们认真地研究讨论,作出了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决定:鉴于刘德水是厂里连续多年的劳动模范,现因公致残,应给予生活上的特殊关心和照顾。凡愿意与他结婚的女子,由厂方负责解决北京户口,并享受一套两居室的住房。几个月后,一个身体健康颇有书卷气的姑娘自愿"应征"他的妻子;又是几个月后,他和她闪电般地结婚了。然而,没有"人约黄昏后"的神秘,没有"清清河边草"的牵手,甚至没有"洞房花烛夜"的两情缱绻。最明显的变化是,他搬出了集体宿舍,她的户口从内蒙古迁到了首都。她叫于慧心,时年29岁,相貌端庄,性格适中,在内蒙古一所中学任语文老师。和刘德水结婚后,她调进北京一所高校做后勤工作。其实,于慧心对首都并不陌生,因为16岁前她就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的独生女于慧心,因父母智慧的遗传,又有书香门第的熏陶,从小学到中学,每门功课都是优秀。她是学校公认的"小才女",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她的理想就是像父母那样,上大学、读博士、出国留学,当一个"桃李满天下"的名教授然而,命运弄人。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厄运般地降临了,于慧心在高校任教授的父母相继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霎时间,天地一片混沌,于慧心就像荡漾在大海上的一只幸福的小船,被突如其来的冲天巨浪掀翻了。带着"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印记,于慧心和许多同学被驱赶到内蒙古插队。她除了劳动,就是抓紧一切时间读书,包括世界名著,并且充分施展她的写作特长,写各种各样的文字:给自己写日记,给村里的干部写发言稿,给盟里的广播站写战天斗地的"豪言壮语"锐不可当的才气,终于使她"脱颖而出"。她如愿以偿地离开了生产队,被抽调到盟里的中学任语文教师。倒行逆施的日子终究不会长久,让生灵涂炭的十年浩劫终于在"四人帮"被逮捕收监的同时变成了"过去时"。组织上给予慧心的父母相继落实了政策,他们又重返讲台,回到原来的大学执鞭。一批又一批的知青潮水般地"返城"了。可是,已经当上正式教师的于慧心,却因种种缘由一直没有办成回京的手续。内蒙也缺老师啊,像于慧心这样条件的教师,在当时当地都是凤毛麟角。校长多次给她做工作,苦口婆心地劝她留下来。但是,家在北京又是独生女的于慧心决心已定,在校长的一再挽留下,回家的愿望反而像浇了汽油似的愈烧愈旺。于是,学校以"没有代课老师"为由,不放她回京,一拖就是两年。繁星满天,于慧心朝着北京的方向,跪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嘶哑地呼唤"爸爸!妈妈!女儿想你们呀!"任凭自己的泪水汩汩地流淌在那些日子里,于慧心年迈的双亲,不知添了多少白发,不知流了多少眼泪,他们一次又一次紧紧拥抱着女儿,醒来却发现只是一场梦境。两个无权无势的知识分子,又能想出什么办法?或许是造物主动了恻隐之心,命运的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那天,于慧心的母亲非常凑巧地从学校一个讲师那里听说了刘德水的事情,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家,用最快的速度气喘吁吁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伴。两位老人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捞到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们紧紧地抓住不放,马上给在内蒙教书的女儿写了信,让她速速回京"探亲"。信发出去了,老两口带着"见面礼",急促地敲开了那位讲师的家门。这是好事呀,讲师笑逐颜开。马上通过他的亲戚和刘德水的厂领导接上了头。老两口像审查毕业论文似的把刘德水的情况审核了一遍,结论是:"未来的女婿"人品好,女儿不会受欺负。至于他们之间有没有真正的爱情,唉,只要女儿能回北京,两位老人不愿去想。很明显,他和她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家庭背景的差异,文化修养的悬殊,兴趣爱好的格格不入。他和她之间,只有感激的维系而没有爱情的滋润:他感激她,是她让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她感激他,是他让她回到了自己父母的身边。仅此而已。

Tags:2019nv手机版天堂网   啵乐野画集腐味满满   风车漫画   天局小说矫健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