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环保的图片,跳蚤咬的症状图片,郑进一的鬼故事,人渣小说

影视文学
(3)回到顶楼的窝里已经十点,其实地下室与这窝相距不是很远,就像北京和天津相距不是很远,但你要是绕地球一圈再到天津就是很远了。-------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我和一为沿着河岸走了三个来回,一些纠缠不清的问题始终解不开,比如说房租的结算,就是砸锅卖铁也还不上,何况我们连锅也没有。“跑掉吧,没有第二种办法比这办法更实际。”一为说。我觉得不妥,但也知道没别的办法,说:“留张欠条,以后还上吧。”各自清理东西。其实总共家当也没什么东西:一张破破烂烂的被子和一张席子,一个大卫石膏,一个油画箱,很低档的那种,一块钱能买五六个那种,书报纸杂志,画框画布,纸和笔,仅此而已。“经我周密计算,走的具体时间就是今晚了。”我说。做这样的事脸不红心不跳,都是艺考三年来训练出的素质。我写了张纸条:“先生您好,当您看到这张纸条,我们已经走了,请不要伤心,不要悲伤过度,我知道您很思念您的房租,但我相信,您的房租将来会回来的,勿念。”我和许为打上包,背上扛一包,手里提两袋,关掉电灯,锁上房门,悄悄地下楼,楼道里静得恰到好处,黑漆漆的,很适合夜逃。月黑风高,此时世界上有人在拦路打劫,有人在飞檐走壁行窃,我们比他们孬多了,我们在为了躲避两个月房租连夜奔逃。径直逃到我们的地下室新窝。把东西放下,一为哈哈笑个不停,突然嘴巴就机械地收拢了:“玩完了,石膏大卫忘记搬了。”大卫那可是宝贝,左门可以丢,许一为可以丢,大卫万万不能丢。“你留在这里吧,我再回去一趟。”许为说。“不要被房东逮了,那可麻烦得不行。”“没事,我会小心的。”一为出去了。我头昏脑胀得厉害,额头滚烫,四肢无力,只想静静的躺下,我摊开席子,无力地软在席子上。我想我再不去看医生,小命可真的要玩完了,可是拿什么看医生?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一为回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三更了,我模模糊糊半闭不醒,烧得糊里糊涂,虚汗淋淋。他放下大卫,叫我,我吃力地回答,他奔过来,发现我像死人一样,吓得不行:“病成这样了,去医院,我背你去,快……”我感觉天花板一忽儿往下塌一忽儿往上升昏黄的灯光模糊成一片,景象像凡高的《星夜》,模糊着像要渐渐消失掉,我认为人死之前都会产生这种幻觉。我迷迷糊糊地说:“拿水来……水……”,声音吓死个人。很久,许为用手捧着两少许的水跑进来,滴到我的嘴角,水有很浓的次氧酸味道。一为把我翻起来,扛在背上,沿着街道跑。半夜的街道清冷,到处都是紧闭的大门。我们都不知哪里有医院,许为一个劲地安慰:“到了到了,马上就到了……”我说:“你省省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几岁。”一为扛着我转了个多小时,才找到了医院,医院里没人,冷清清的,连值班室灯都是熄的。他把我放在长椅上,跑到值班室敲门,与其说是敲门不如说是踢门,手脚并用像打家劫舍。一个老医生开门出来了,拉了拉裤链,框上老眼镜:“怎么啦?一为语无伦次:“病了,很严重,他,高烧……”老医生将我看了看:“肺炎,几天了?”“一个星期。”老医师摇摇头:“怎么能拖一个星期呢?”我想,咱也不想这样子。“先到收费室交钱,我把收费室小张叫起来给你开药打点滴就没事了。”“多少钱?”我很关心这个问题。“大概两百多块。”“两百多块?”我脑袋嗡了一下,我和一为身上总共搜出来也没有十块。一为“蹦”地跪了下去:“医生,救救他,我们没钱,求您了……”这些是我们惯用的伎俩,可这时候许为为我又用这一套,我的喉管僵硬了,夜寂静得淌下眼泪。医生摇摇头:“医院不是我开的,我也没办法。”“没办法”是个很好的词语,在什么时候都是个不错的答复语。一为似乎要长跪不起把医院跪倒跪塌,老医生神经错乱了,说:“把身份证押在收费室,看看能不能行,先救命。”我被抬进了注射室。不久一个胖胖的护士来给我扎针,她揉着惺松的眼睛,滴滴咕咕,很显然没有睡醒,爬起来扎针是件不愉快的事,我怕她眼睛一花把针头扎到我眼睛去了,我伸出手说:“阿姨,这是我的手。”谁知那老处女来了火:“我扎了十年针头我还不知道哪里手哪里是脚?”葡萄糖液一滴一滴滴进血管,我的魂魄像从远处一步一步走回来。我说:“一为,离天亮还有些时间,你睡个觉吧。”说完我发现我是在自言自语,一为已经沉沉入睡,像根枯树枝挂在医院的长椅上。夜很静,也很凉,显得很凄清。夜空里荡着声响:“生活啊……生活……”我歪头睡死了,点滴一直滴到天明。

Tags:环保的图片   跳蚤咬的症状图片   郑进一的鬼故事   人渣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