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致命性骚扰,跑跑卡丁车视频,电影帝国,混血小说

影视文学
4-(6)落单的小姐“咔嚓——咔嚓——”当我警觉地听到门锁被熟悉地扭动声音后,立即惊惧万状地一个骨碌翻转身,从床上蹦了起来,“腾——”地扑到沙发边拉亮了屋子内的所有灯,床头的按钮是床头灯的按钮,只有沙发边的拉线开关是全部灯具的总开关。-------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谁——”我一边壮着胆子叫嚷了一声,一边蹬上鞋子,还没有来得及窜到门边上,门“咔嚓”一声冲破了最后一道保险栓!一个陌生的女人,好像逃避追捕似的,迅速扭身进门,然后立即转身,把门小心翼翼地关上啦!“喂——小姐,你梦游啊?这里是8楼8号房,搞清楚没有?”我怒目圆睁,气愤难抑!女人听到我气势汹汹的咆哮,好像比我还生气,忸怩作态地翘首瞪了我一眼,也不回嘴,居然径直跑到床边撒泼一般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你他妈是傻子还是聋子?人讲话你听不懂吗?这里是8号房。”我终于气愤至极破口大骂了起来。大骂也是为了给自己壮壮胆子!我看到小姐向来很害怕。女人反而好像并不生气,又从床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到我的前面,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遍,突然自我解嘲地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老娘今天的运气还真是不错,等了一整天,等到后半夜,居然是位帅哥。北京帅哥,细皮嫩肉的不会是猛男吧,哎哟哎哟,我最怕哦!”“喂——你听清楚,做生意走错门啦!快点出去。”看到这种情况,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一把把门钮拉开。女人见状,也不示弱,一个旋转身像风一样,整个身体都贴在了门板上,门“咔嚓”一声又被关上了。她的衣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一个差一点赤身的女人,披头散发地仰面痴痴地盯着我看。“你才是傻子呢,走错啦,我能打开门吗?”我幡然醒悟,放在门口钥匙盒里的钥匙不见啦。其实当我准备从北京出发的时候,吴知林就开始精心安排了这一切,真是用心良苦啊!我以为战争还没有开始,对手的枪林弹雨还没有袭来,谁知敌人的霍霍钢刀已经劈头盖脸地向我头上砍来了,且不惜血本与我誓死一决。“对不起,哦——同事搞的一个恶作剧。现在大家都明白啦,您回去吧!”当我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以后,反而不再惊慌。那女人二十四五岁,脸像死人一样地白。我这么平静地说,反而真正激怒了眼前的女人:“哟——这么说帅哥是瞧不上咱啦?老娘可从来不走冤枉路,从来不上委屈的床,15年走江湖,来来去去,从来没有灰溜溜地回去过。”“你听清楚,那是你的事情,赶快离开这里,我可以给你打车的费用。”我又一次按捺不住发火了。“我就不哦!谁稀罕那点打车钱。”女人一伸手在我的脸上拧了一把,“哎哟,看起来年轻又实在,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银样儿银枪头。”“你他妈的你给老子滚,再不跑老子我报警啦!”我破口大骂。女人一把扯下上身的衣服,奋力甩向我,跺着脚大嚷:“你们这些伪君子,你报啊,你能耐大,我一丝不挂地睡在你的床上,你报啊!”女人这衣服甩得不轻,钮扣敲击了我的鼻梁,一阵尖锐的疼!“好——你慢慢脱,你慢慢脱,你脱光,你不走,我走。”我“砰”地拉开房门,头也不回地从黑洞洞的楼梯间里走了下来。身后,那女人在紧一声慢一声地声嘶力竭地谩骂着,好像活猪被开水烫着发出的声音,我走到底楼还是可以听见。4-(7)将计就计江京,凌晨两点的夜,是那么的静谧,还没有熄灭的灯火,像黑夜之河中的点点渔火,显得神秘而幽静。我要到哪儿去呢?我必须找到一处住处,让我的心情得以平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拉我到包公祠吧。”司机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看了我一眼,歉意地示意我再讲一遍。我慢悠悠地说:“江京市的重点风景名胜包公祠,我想在夜里应该别有一番情致吧?”“哦,包公祠一般是早上8点开门,下午5点多就关门啦,现在去就是看看墙和门。”司机很负责任地说。“包公祠旁边的那一条包河也是很不错的去处吧?”我说。“那是我们的母亲河啊,包公祠是我们的文化精髓啊!世世代代大公无私的不畏强势的人民的公仆还是永远被人民所爱戴和称颂。”“是啊!”“那些投机倒把的也只能偷鸡摸狗地活,哪能跟光明磊落的人相比啊!”司机对自己所在的城市里有包公祠而倍感自豪,继续说:“每年每天,全国各地到包公祠来瞻仰包公的、悼念包公的人不计其数。他们不光是来看热闹的,也是来寻找精神领袖的,说明人们的内心还在追求一种东西。”“哦——”我笑着打断师傅的话,“师傅都快成导游了,不过我可不掏导游费哦!”我打趣是想尽快缓解我这乱七八糟的心情。这个朴实的司机,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在夜里两点要去包公祠的乘客,是个被妓女抢占了窝才自己一气之下跑了出来的人。可转眼一想,我这么跑出来是跟谁赌气呢?我不能躲,应该直面这件事情。我拿起手机,给吴知林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非常感谢你,秀色可餐,这比喝了葡萄酒还令人难忘和陶醉。”短信阅读报告和回复的短信前后脚涌进来,打开短信,看到这么一排字:嘻嘻!我为你准备的,知道你会感激我的,别忘答谢我哦。从短信回复的速度和内容可以看出来,吴知林还没有睡下,或许他正在为自己处心积虑的巧妙布设而怡然自得呢!而我一旦沾上了这个女人,他便达到了目的,便可以用各种方式要挟我。“师傅,打票结算,我现在马上要下车,有紧急事情。”司机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抽风的举动,弄得好像受到了惊吓:“倒霉,今天拉上疯病人啦。”我甩给他10元钱,然后推门走下车。一个睿智的念头突然又闪现了出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吃里爬外、门外吃料门内撒尿的道德沦丧者摒弃出局。我拨了吴知林的电话,马上便被接了起来。“吴主任还没有睡吧?我屋子里夜里突然进来一个人,乘着我的醉酒,把我的信用卡、钱包、手表以及文件资料洗劫一空,我刚才报了警,警车马上就到。”吴知林突然“啊”了一声:“我的天啦,我们好兄弟一场,等警车来时,你可得口中留情,这件事情只有你配合才能处理好,纯粹是个误会。到你房间的女人名叫娜娜,那可不是普通的女人,是我在江京长期来往的朋友,纯粹是个朋友之间的误会,我马上下来,这件事情就当是兄弟们之间的恶作剧。”“我不管那么多,我现在在派出所,你马上到8楼留在现场,要抓住这个人易如反掌,整个金大川大厦都有完备的监控系统,24小时监控录像。”“这是个误会啊!朋友之间怎么可能会乱抢东西呢?”吴知林无奈地吼道。“你给我老实点儿,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可不光是公司开除你的一点儿小事情,弄不好你要蹲几天。”“兄弟啊!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你可要口下留情啊!”一贯慢条斯理扮优雅的吴知林也有语无伦次的时候。“别把责任推给别人,讲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兄弟啊!”电话另一头的吴知林一阵呼天抢地地长叹道,“陈总叮嘱我必须摆平你,把本应该属于我们分公司的项目夺回来,但是你确实没有一点儿配合的意思,所以我才出此下策。”“下策?笑话!你现在别挂断电话,出门,关门,下楼到8楼我的房间里,乖乖地守住我的房门。告诉我,你弄个妓女想达到什么目的?”“上了床就会身子软,你就会听从我的安排。我们不是为别的,也不是败坏你的名声,我们就是想拿回属于我们的项目投资操作权。”吴知林直截了当地说。“你他妈真下流!属于集团的,我没有权利让给分公司。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我在主持,我们公司第一个见到刘局长、第一个到金城环保局的人就是我,你有什么权力要求夺回项目操作投资权?”我厉声喝道。“项目属于安江区域,我是华东分公司安江办事处的负责人。”吴知林还在跟我争。

Tags:致命性骚扰   跑跑卡丁车视频   电影帝国   混血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