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前任3种子,上位完整版在线观看,妈妈的朋友4高清雅酷,男主是兽人的小说

影视文学
这年秋,金银湖木子坪大队传出怪事,十六个人合伙办了家“华兴冶炼厂”,炼铜炼锡炼铅炼铝,为首的是劳改犯李龙良。-------浏览器上打上-W看最新更新他们从外地收些别人炼过的废料放在石舂里舂粉,然后用钳锅一锅一锅地煮出一块一块的铜、锡、铅、铝,苦是苦,累也累,但心里乐滋滋的——这比种田,比做其它手艺不知强出多少倍。李日亮闻讯到那看了看,李龙良杀了一只鸡,招待老庚喝了一回真正的酒,两人都醉了。日亮酒醒后回到家里己是深夜,正要睡觉,星亮屋里传出吵架声。国胡骂星亮瘸子,星亮骂国胡寡蛋;国胡说,好呀你个瘸子,当初你想往上爬,离了地主老婆要娶我,现在嫌弃我了,好呀,我明天就走;星亮说,你不提老事还好,提起老事好伤心,儿子让你整跑了,女儿让你卖了,今天斗这个,明天斗那个,村里人让你得罪光了,你个寡蛋,马上滚!紧接着是扭打声,哭叫声。日亮本想去扯但没去扯,反叫醒冰桃随他爬上二楼,翻出一架旧风箱,说我要炼金子银子了。冰桃静静地望着丈夫,好一阵才问星亮会批准?本钱呢?日亮说要他批什么!他没心思管也管不住我了。龙良给了我300块。明日清早去彬州。彬州城北制镜厂门口站着一个人在看制镜,时不时和制镜师傅聊几句,站久了,一个徒弟递给他一张凳子,他说了声谢谢,坐下又看又聊,这个人就是金银湖的李日亮。制镜厂制镜还是传统工艺。平台上垫一床棉毯,棉毯上平放上或大或小的透明玻璃;制镜师傅将硝酸银水倾倒在玻璃上,任其自然流动,然后用涮把涮开涮匀;多余的硝酸银滴落渗进棉毯;一床崭新鲜亮的棉毯直到用得完全面目全非吸足了硝酸银水才丢进垃圾箱。“师傅,你这几床毯子不能用了,换给我行吗?我用新的换。”快吃晚饭的时候,制镜厂的师傅叫徒弟把毯子丢掉。李日亮从袋子里拿出两床新棉毯对制镜师傅说。制镜师傅两眼瞪着日亮:“什么?你用新毯子换这些烂毯子,大白天讲梦话,你要就拿去,我们反正是丢。”“不,真的,一床换一床长期换。广州一个老板要我替他换。”关键处,日亮撒了个谎。制镜厂的工人看着日亮发笑,他们把四张平台上被硝酸烧得焦黑的棉毯拿下来换给了日亮,还把日亮带到一个垃圾箱边指指:“这里面还有几床,你要不要,要,你拿走。”日亮要给新棉毯换,但被坚决谢绝了。日亮便买来一条“过滤嘴湘南。”10个工人每人发一包。当时的“过滤嘴湘南”是高档烟,工人们接过烟,一个个笑得口张开,纷纷告诉日亮说彬州有好几家镀镜厂,火车站、湄公桥、国庆路,他们的规模都比我们大。日亮心里乐滋滋的,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新棉毯是4元一床,两天时间,日亮在彬州收了20床硝酸银毯,恰好用了168元,“一路发”,好吉利的数。天黑透后,他把这些棉毯放在一个空垃圾箱里烧,棉毯是湿的,烧得很慢,须用棍子不停地挑动、翻转,至到次日天大亮才化成灰。日亮提着一袋棉毯灰坐车回到家里已是下午两点,胡乱吃了两碗饭即生火烧炉。炉子是用油箍子砌成的,炉芯30公分大,60公分高,一炉火要50斤碳。冰桃拉风箱自己添碳看火色,待炉火旺旺燃后,日亮用一把大火钳将一个装满棉毯灰加了铅的土罐子挟进火炉。破旧的木风箱到处漏风,风力不足,炉火不旺——风力足的风箱是慢慢地拉动,排出的风随拉动的节奏发出“唿——唿——”的柔和声;但这风箱已30年没用过了,冰桃虽加速来回拉,排进火炉的风却只发出“卟,卟,卟”的声音。该20分钟能溶化的货,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土罐里的灰变成了红通通的水。日亮用火钳挟出火红的土罐,把罐里的铅水倒进生铁模槽。冰桃停拉风箱,日亮放下火钳,两口子四只眼睛盯着生铁模槽里慢慢由红色变成暗红色变成黑色。日亮从水缸里舀起一瓢水倒在模槽里,上面立马腾起一股浓浓的白气,白气很快弥漫了整个屋子。白气很热,炉火温度更高,小小的灶房简直成了蒸笼。日亮和冰桃这才发现两人全身己经湿透,脚下一地汗水。日亮打开门,新鲜的冷气涌了进来,两人打了个冷颤,但舒服极了。冰桃说不怕别人看见?日亮说不怕,我做事从不偷偷摸摸。下次我在后面园里开炉炼货。日亮配好第二罐放进火炉后才用火钳把模槽翻转过来,用铁锤在底上敲了两下,再挟开模槽,一个长方形的黑家伙躺在地上。冰桃问这就是银子?日亮又拨拉了一下黑家伙笑眯眯地告诉老婆说这还不是银子,银子是白的。这黑得发亮的是铅锭,那些散开的是废渣。铅锭放在煎炉里煎才能煎出银子。两口子忙到鸡叫炼出五块铅锭,再忙到次日早饭时间煎出一个圆圆的银饼。一过秤:10斤。日亮胡乱扒了两碗饭,一张车票坐到侨县去卖给人民银行,糟了!营业员问这是什么东西?日亮说这是银子。营业员眼盯着银子又问,这就是银子?你这银子是哪来的?日亮说我自个炼出的!这时,全营业厅的人都围过来,他们眼瞪银子审问日亮:“你是说你会造银子?”日亮说不是造是炼;营业员们说造和炼是一样的,你用什么炼的怎么炼的你是哪里的?日亮说我是金银湖公社的。是用废灰炼的,但怎么炼法不能告诉你们,这是祖传绝技。银行里的人哈哈哈哈笑起来,说废灰炼的银子我们不敢收,你拿回去。日亮说叫你们行长来,和你们讲不清。这时,恰好行长来了,他说银子真假可以鉴定,金银湖的人从废料中回收金银听说过,但没见过。但金银属禁卖物资,你得从公社开个证明来才能拿钱。日亮说把银子给我,我去彬州卖;银行行长说,银子不能拿走,我们有责任。给你开张收条,凭公社证明来结帐;日亮呆了好一阵骂道,你们这是把我当贼古子看是吧?好!你们过秤写收条,明天、后天或者过几天来结帐。其实,到底能不能搞到证明、几时才能搞到证明,他心里己经没半点把握了。走到门口又回来指着行长说:“要是丢了我的银子,看我和你玩命。”金银湖公社李书记听了日亮的汇报倒是如获至宝,说想不到金银湖公社还有这样的人才。不但开了证明而且亲自陪李日亮到银行取款,还向银行打招呼,这是金银湖的祖传绝活,以后,凡金银湖的人来卖银子,请银行开绿灯。银行的人惊讶地叫起来,金银湖的人哪这么聪明,会炼银子!一家伙炼出10斤,3000多块钱。这是日亮有生以来第一次进项最大的一笔钱,也是来得最容易的一笔钱,一般国家工作人员月工资是元。老子两天两夜净赚了他们十把年的工资。当天中午,他要书记出面他出钱请了银行一桌。饭后,他想起自己被三角钱难住差点挑谷回家的窝囊事和对陈大贵说过的话。又要书记陪同花800多块钱给生产队买了台柴油机和碾米机随车运回金银湖。炼银子一家伙赚3000多块钱,花800多块买碾米机送给生产队两件事很快风传金银湖。公社李书记极为感慨了地说:以往,给李日亮挂牌游垌出名,那是当时的干部们犯了错误;现在,李日亮炼银子赚钱,买碾米机送给生产队这才是真正出名,也应该出名。就因这,社员们选他当队长。还要选他当大队长,他说,还当什么队长,很多地方把集体的田交给各人承包,我们也包吧!星亮死活不肯,但他一个瘸子,常被张国胡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已没谁听他的话了。李书记听到信后说日亮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他亲自来泉塘想找日亮谈谈,要他的步子放慢点,但日亮已到株洲收棉毯去了。同时,日亮发现热水瓶厂的废渣含银量很高,又转收这种废渣。等公社书记再来找到他时,中央文件开始下发,分田到户,已遍地开花。反过来,他把日亮树为推行生产责任制的典型。?只要输入-WW-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Tags:前任3种子   上位完整版在线观看   妈妈的朋友4高清雅酷   男主是兽人的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