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动物图片,橄榄球的电影,王爷的欲妃h,校草校花小说

影视文学
⒈全新的一天,还在熟睡中的我,被邱平的大嗓门吵醒,他和屠忠在谈论动漫,说的确切点,是他在讲,屠忠在听。-------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邱平见我也醒了,讲的更起劲了,不但嗓门加大,还手舞足蹈起来,俨然像是在演讲。什么鸣人、阿斯玛、死神等等一系列我从没听过的名字不断的灌入我的耳朵,都把我搞晕了。邱平越讲越兴奋,还时不时来几句日文。从他一开口我就听出这人碟看的不少,满口的盗版腔。开学的第一件事,一般都是开会。我猜,这是无论哪个学校都不会少的一道“工序”。出门前,邱平找了半天东西,我问他找什么,“我的眼镜找不到了似乎。”他回答。“还好我的在。”屠忠说,说完还扶了扶自己那副。“哈,找到了!”邱平兴奋地大叫,“有了它,等会儿开会就能看清周围的美女啦!”到现在为止,我一共就认识他俩加一个曲铭,然而他们仨却全都是近视眼儿,这概率高的有点吓人。记得有人说,改革开放前,人们的生活那叫一个苦;而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生活那叫一个累。累,确实累,通过读书我深切的体会到了。我们把明亮的眼睛读成了近视,非但看不清了东西,还给鼻梁和耳朵增加了负担——戴上了眼镜。细心的人会发现,我们的班级里,“四眼”的人数,多少庞大哩。但是,就是这样儿的我们,却与此同时默默的造就了一个产业的腾飞——眼镜行业。可耻的眼镜商们通过我们赚的荷包满满,之所以说他们可耻,是因为他们把一副普普通通的眼镜,卖出了比成本高出十几倍的价格,所赚的利润不能再说是利润了,简直是暴利。然而眼镜商们非但不引以为耻,还得了便宜卖乖,居然打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请给你的窗户装上一块玻璃吧”这样的标语。难不成还嫌近视的人数不够多吗?我国已经差不多是全球视力最差的国家了!可耻,实在是可耻。⒉为了展示绅士风度,要开会的综合楼里唯一的电梯让给了女生,我们男生则费力的往上爬,到七楼后,我累的都快吐白沫了。“我都累的快吐血了。”曲铭说,比我还夸张。早听说大学的老师爱耍大牌,果不其然。天那么热,那些所谓的老师、主任、书记们却全然不顾学生们的处境,依旧我行我素的姗姗来迟,众人骂娘声一片。许久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领导来了”,骚动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领导的演讲。一个又矮又胖的老妇女拖着缓慢但并不优雅的脚步走向前排正对着我们的演讲台准备发言。我刚开始还觉得她还是挺面善的,等瞄了一眼她手上的演讲稿后,我发现自己把她想得太过于美好,老太太带的演讲稿不比党中央召开的什么大里那些国家领导人带的演说稿短。老太太并不急着开口,先是透过她那副老花镜用眼睛扫视了一遍在坐的我们,脸上的表情随着目光的移动,逐渐流露出了满意的意思。这一幕,让我马上联想到了农场里的养猪户们看到了新运来的一批批猪仔后的神情。等众人都为老太太的扫视感到莫名其妙时,她终于开口了,先按部就班的说了些恭维学校的客套话,让我们听了后,浑身肉麻的发了下抖。估计这也是每一位校领导在对新生演讲时所必须的了。后面老太太就语出惊人了,她说:“同学们,大家进了J院,要人人树立起一种自豪感。啊,自豪感。为什么呢?在这里,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将来等你们毕业了,只要说是J院毕业的,社会上没有哪个企业会不给三分薄面的。你们大可拿着J院的毕业证书,挺直了腰板去敲响各大名企的大门。”此言一出,台下众人一片哗然,大家从肉麻转变到厌恶,不由自主地都在小声嘘她。可由于人数太多,把集体的力量是伟大的这一名言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小声的嘘声在这一刻听上去是如此的强烈。连坐在她旁边的几个老师都涨红了脸,这老太太却全然不觉,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演说里,说着说着就脱了稿,提着话筒走向了台下,将她早已青春不在的臃肿身材展现在一大群身材姣好的妙龄少女中,却一点也不感到害臊。看她那样子,已经是“断水断电(断月经断**)”好几年的人了,怎么还那么各应呢?活脱脱一副慈禧老太婆的嘴脸,真的比镜子还能反应出一个人的缺点。⒊我和曲铭还有寝室两个,以上厕所为借口走出了由穿着印有“纪检委”的衣服的学长把持的门,赶紧逃之夭夭。一路上都在七嘴八舌的感慨:这老太婆的脸皮可够厚的现在没有人会和我们抢电梯了,它只为我们四个服务,所以我们几个连站位都很霸道,四个角,一个人一个给站了,像是在对接下来会坐电梯的人宣称:这电梯俺们哥儿几个包了,你要是不怕成为俺们手中的“行货”,就进来吧。然后在一串数字上按下了“1”。就在电梯即将关上时,一个女孩子匆匆的跑来了,看着门快要合上,她就在外面急忙按着按钮。看到这一幕,我也马上伸手去按住按钮,阻止电梯门合上,接着就是这个女孩顺利的挤进了电梯。她的样子有点狼狈,呼吸有些急促,还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但同时也不忘对我说一声谢谢,出于礼貌,我回了她一个微笑。我悄悄的看了她几眼,一张很耐看的脸,雪白的肌肤,一米六多点的个头。我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为此一个没留神,走出电梯的时候还踢倒了地上的一个垃圾箱。她似乎有急事,等我将垃圾桶重新摆好,她人就不见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徐筱颖。⒋见到我们军训的教官之前,我们见到了寝室最后一位成员董靖。和教官的严肃、威武相比,董靖实在是太“娘嗖嗖”啦,最具“威慑力”的是他竟然一口娘娘腔。与董靖认识前,还有个小插曲。我们三个吃完午饭回寝室时,开门进去的那一刻,吓了一跳,里面居然躺着一孕妇!我们还以为走错楼了,赶紧退出去,看到走廊上都是穿裤衩的男生后,确定了站着的是男生寝室楼,那为何里面会有一孕妇呢?“她该不会是我们的那个室友吧?”邱平问。“怎么会?”屠忠反问。“是啊,要真是我们室友,我们还不得在她哪天临盆了替她接生?”我说。“对哦,而且我们还有机会让她怀第二胎。”邱平一手抱胸,一手摸着下巴说。“你口味儿还真重!”屠忠斜着眼盯着邱平说。怎么办?我们仨都不知道,于是站着想办法,这时,里面的孕妇出来了,很彬彬有礼的对我们说:“进来坐吧?站外面多累啊,别客气。”我们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撒丫子跑了。一口气跑到楼下,抓着楼长的胳膊就说:“楼长,救我们,我们寝室无缘无故多了个孕妇,还将我们寝室霸占了。”楼长满腹狐疑,我们不给他迟疑的机会,拉着他就往楼上跑。一路上想出种种关于那个孕妇的可能,最有趣的是邱平的,他说:“我看这孕妇啊,八成是高年级的学长们留下的罪孽,眼看着养不起人家母子,就扔下不管了。这孕妇悲痛欲绝,又怕人耻笑,就躲到我们这个空寝室里来了!”“。。。。。。”楼长。“靠,照你这么说,要是我们不回寝室,是不是她还得在里面生完孩子再走啊?”我说。“极其有可能。”邱平。当我们再一次打开寝室门时,寝室里不再是只有个孕妇了,还多了个小孩儿和一中年男子。小孩儿即是我们的第四位室友董靖,那两位是他的姐姐和姐夫,搞清楚后,邱平偷偷对我和屠忠说:“这小孩儿也配做人哒?有没有人性啊?他姐都那样儿了,还好意思让人送自己到学校来!万一他姐在路上出点儿事儿,他就算阉了自己也赔不起啊!”后来我们发现,我们寝室就属董靖最好玩儿,因为他不仅仅是有一口“纯正”的娘娘腔,就连举止上也颇具女性化。我们的教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军人,他见到我们的第一眼就哈哈大笑个不停,再用一个口哨将操场上其他教官都召集了过来,一边指着我们班的女生,一边炫耀:“哈哈,老子福气好吧?这个班全娘们儿!”其他教官先是对他一顿暴打,接着对着班里的女生一通垂涎,因为他们被分配到全是男生的班里,所以非常吃惊、郁闷、沮丧,再被我们教官这么一刺激,可不得打他么。不过,我比我们教官还要开心,理由是,我发现,那个“电梯妹”竟然和我同班!?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Tags:动物图片   橄榄球的电影   王爷的欲妃h   校草校花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