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很色的动漫,薛凯琪电影,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在线,与丈母娘乱伦小说

影视文学
李晶晶被警察抓了,涉嫌强奸,她强奸的莫不是折枝先生的老婆?折枝先生叫龙二?好像是个黑道人物的名字嘛。-------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尽管我有探秘的欲望,可是心中有数,这事儿可不能随便掺和,我胆小,也没练过铁布衫……大伟是谁?难道折枝先生叫大伟?这个名字倒有几分熟悉。上楼的时候,听见我家有划拳的声音,心头竟然涌上一丝愤怒,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甄七耳朵尖,没等我敲门就把门打开了,一脸死了娘又遭爹遗弃的晦气:“天塌了,天塌了啊……”我一把拽开他,闪身进屋,屋里烟熏火燎,一片狼藉。刘朝九从一堆酒瓶后面抬起脑袋,冲我傻笑:“战争结束啦,王莲芝给我打过电话了,她说她错怪你了……”“喝完酒赶紧走,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烦,你们两口子我都烦,”我抓起酒瓶灌了一口,朝凑过来给我点烟的甄七一笑,“天塌了吗?谁的天,你的?”甄七猛地把打火机抽了回去:“怎么个意思这是?和着李晶晶是我老婆?明白了,你还在生李晶晶的气。有什么呀,不就戴了顶绿帽子嘛。想开点儿,咱没有做陈冠希的本事,做个谢霆峰也不错啊,大小都是名人……也不对,你没人家那‘抻头’啊。不过……”我摇了摇手:“你来不是因为李晶晶的事儿吧?”甄七又过来点烟:“这事儿是主要的,还有一件小事儿,不值一提。”我说,什么事儿你说。甄七期期艾艾地说,前几天我出差,我妈犯了哮喘病,是他帮忙办的住院手续,还在那儿陪了几天床。我从裤兜里摸出二百块钱递给他:“这事儿我妈可没告诉我啊。”甄七接过钱,捻出一张,眯起一只眼冲着灯光晃:“老人家脑子糊涂……”揣起钱,摸着膝盖坐到了我的对面,“二哥,我听说你是净身出户,现在这个房子是租来的。凭什么呀?李晶晶做婊子在先,你完全可以……得,这话不该咱说。你知道不,咱们大院儿年底要拆迁了,据说像你们家南北整三间的平房人家补偿两套三居室呢。当初你就不该再买房子,这下子可好,鸡飞蛋打。你看我,尽管我家人口多,房子少,可咱有‘抻头’啊,就是一个不走!你再看看咱大哥,人家硬是不走,以后这两套房子还不是人家的?你得回去跟他争。”这小子嘴臭,我家的事情他知道个屁。李晶晶带着我儿子,我不把房子留给她怎么办?老子知书达理,跟你不是一个档次的人。我家确实有三间平房,我妈和我大哥一家住北边两间,南边一间租给乡下一家卖猪头肉的,每月有四五百元的租金。不过这些日子我还真有先搬回去住着的打算,在外面租房子划不来,太贵,房东又说要涨租金,我一个月三千块钱左右的工资,交了房租剩不下多少了,这几天正跟大哥商量着让他赶卖猪头肉的走呢。“说是拆迁,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甄七还在絮叨,我说:“你再没别的事儿了吧?有就快说,我要跟老刘谈点正事儿。”甄七瞥一眼刘朝九,怏怏地摇了摇头:“拿我当外人呢……行,你们谈你们的,别撵我,我不说话就是了。”刘朝九丢给甄七一根烟,眯着眼睛笑:“你是不是跟我一样,也怕回家受黄脸婆的窝囊气?”甄七哭丧着脸说:“咱是光棍呀……娘的,女人全他妈撅屁股望天有眼无珠,我甄毓珉堂堂七尺男儿,眼不瞎腿不瘸……”“你叫甄毓珉?”刘朝九一愣,“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无业游民加混子,名字就叫甄七呢。”“他真的叫甄毓珉,外号甄流氓,”我说,“前几年人口普查,一个街道干部进了我们大院就喊,谁是甄流氓,谁是甄流氓?你猜因为什么?他这三个字写潦草了,人家一花眼就……”“还不是你给兄弟喊出去的?”甄七哼唧道,“那打以后我算是出了大名啦,没人知道我叫甄毓珉,都以为我大名叫甄七,外号甄流氓呢。你还别说,有些女人还就是贱,喜欢流氓呢。不瞒哥哥们说,最近我挂了一个小马子,号称九零后,红汤寡水的,模样那叫一个俊!提上裤子她就说,哥哥哎,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连抠加摸,又舔又吸,真流氓耶。”一听这个我就来气,老子都快要憋死了,你一个尖嘴猴腮的假混混倒是活得挺滋润:“老实喝你的酒吧。”甄七吐个舌头不说话了,乖张的表情就像一簇棉花糖。我知道这小子在心里乐,我比你强吧,气死你。李晶晶在日记里提到的那个情人会不会就是龙二?这个龙二是个什么来头呢?我闷闷地想。刘朝九在一旁嘟囔:“古时候有逼上梁山这码事儿,可是李晶晶哪能跟这码事儿比呢?”“龙二是谁?”我的这句话刚出口,刘朝九就接过了话茬儿:“咱们先说李晶晶!是这样,早上我拿了你的钥匙没敢直接过来,我怕王莲芝过来找。路上一想,王莲芝脑子‘联电’,什么事情也能胡联系。我怕她把事情联系到人家李晶晶那儿去,就给李晶晶打电话,想要提醒她一下,谁知道这个电话竟然是警察接的……”刘朝九说,当时他一下子就懵了,李晶晶的手机怎么会在警察手里?慌忙关了机。在公园里胡乱溜达了一阵,刘朝九给一个他认识的警察打电话,问他李晶晶出了什么事情。那个警察说,李晶晶涉嫌强奸,案情正在调查。甄七听着,冷不丁墩了一下酒瓶子:“这事儿我最清楚了!知道大伟是谁吗?一个真爷们儿!我们是一个劳改队出来的……我简单点儿跟你们说啊。这不嫂子……不,李晶晶,她跟你离婚以后就辞职了吗,她在四马路那边开了一个饭店,大伟会炒菜……”我瞪了他一眼:“先说龙二,刚才你还没回答我呢。龙二是谁?”甄七眨巴了两下眼睛,声音一下子变粗了:“龙二是四马路那边的头号大哥!年纪还不如我大呢……以前在一家夜总会给人看场子,不显山不露水的,大家都以为他是个‘小戳戳’呢。那年,号称全港黑老大的郑三炮去他们夜总会玩儿,拿派头,因为一个小姐不跟他出台,开始砸场子。满夜总会没有一个敢出来的,龙二来了,看着他砸,完事儿说,拿二十万走人。郑三炮掏出枪递给他,说,有种你开枪,不然让你们老板拿八十万,要现金。龙二接过枪,一搂机子,轰地一声,郑三炮当场跪下了,一条腿从下半截全没了……抬人出去的时候,龙二摸着他的脸说,这事儿就算完了,不然你会死。后来,郑三炮就‘沉’了。据说当天夜里龙二从派出所里逃出来,直接就去了医院,郑三炮的另一条腿也废了。也不知道是咋搞的,龙二才被劳教了一年。05年他从劳教所出来,直接接手了那家夜总会。以前我也经常去那里玩,名字叫什么来着?对,叫盛天!你跟李晶晶没离之前,李晶晶经常泡在那里,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我听出了一身冷汗,乖乖,原来李晶晶是跟这么一个人掺和的事情啊。忽然就想起离婚前两年的那个冬天的一个傍晚……我骑着我的破自行车去市场买菜,路过电视台大门,看到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从里面出来,眼睛一下子就直了,真性感啊,这是谁家的娘们儿?心一痒,扶着车把盯着她看,竟然是我家娘子李晶晶。原来在外面看她跟在家里看她的效果不一样啊……以往的那些不快登时烟消云散,立马想用自行车载她回家温存一番。可是没等我喊她一声,人家侧身钻进了一辆早就等在门口的黑色宝马车。我想追,可是那车一溜烟地没影了。我傻愣在那里,没有悲伤,没有怨恨,只是念叨,娘的,宝马车和脚踏车都是座驾,凭什么他快我慢?再次骑上车子,人和车就像个被人推了一把的小脚老太太,踉踉跄跄地向前颠,我明显地感到自己的卵蛋有点痛。菜没买成,我带儿子去了楼下的饭馆,喝得一塌糊涂,最后连儿子都不认识我了,直说他看见了一只大狗熊。半夜,李晶晶回家,我已经醒了酒,没问他去了哪里,就那么傻坐在床头看地板。地板上有无数蚂蚁在爬,有几只被酒味熏到了,别的蚂蚁爬过它们的身体接着爬。李晶晶去儿子那间亲他一口,回来,看都没看我,甩掉衣服直接睡了。望着她略显臃肿的身体,我的呼吸微弱,脸上和下身全都透着无奈,很有武大郎面对潘金莲的韵味。婚姻对我来说就像一对情欲燃烧的恋人,在丛林里寻找一块柔软的草地,找到的却是一个荆棘遍布的乱坟岗。冷战,冷战,令人窒息的冷战气息弥漫在我的婚姻里,让我嗅到了腐烂的味道。八年前我和李晶晶紧紧拥抱,八年后,这对拥抱着的刺猬互相被扎疼了,推开对方,自顾舔舐伤口。八年前的春天,李晶晶一袭白衣,青春飞扬;八年后的冬天,那袭白衣成了抹布,躺在一个阴暗的角落祭奠着我们曾经的情感。想起这些,我心中那些细小的疼痛便慢慢聚集起来,钝刀一样戳在胸口。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初出江湖的侠士,仗着自己那点儿拳脚功夫,一路狂奔,直到结局来临,才发现自己实实在在是个白痴。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那辆宝马车的车主就是龙二。天可怜见,原来李某人生生戴了两年多的绿帽子啊……我失业的那段时间,李晶晶经常深更半夜才回家,其中可以做多少环保的事儿我还真的没有考虑过。我对这件事情只是猜测,我相信是这些猜测影响了我对李晶晶的态度,也多少制约了我的“性趣”。有时候我也想听从前辈的教诲,回家交点儿“公粮”借以挽救濒临崩溃的婚姻,可是一看见李晶晶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我的下身立马萎靡,就像被人冷不丁抽了一鞭子。呆望着眼前这根软塌塌的物什,我不禁感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散发出馊味的婚姻一天一天下沉,就像一块丢进深井的石头,光明越来越少,渐渐被黑暗吞没。有一天夜里,李晶晶回来的很晚,我都起来撒两泡尿了,她在外面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才响起来。我肚子里隐藏许久的那股无名之火一下子就窜上了头顶,没等她打开门,赤条条跳下床,一把将门拉开了。李晶晶心中有鬼,低着头,不说话,扭着身子往门里挤。我突然嗅到她的身上有一股浓烈的酒味,下意识地将她掀到了床上:“你喝酒了?”李晶晶不看我,把脸扭到一边,口气里含着哀怨:“喝了,跟我表姐。”我蔫了,也许她没有撒谎,这些日子我对她很冷淡,她的心里难受,跟她表姐喝点儿酒也没什么,关灯,独自躺下了。那晚的月色很好,银盘一样的月亮挂在天上,把天际染得瓦蓝瓦蓝,像无边的深海。我睡不着了,支起上身看窗外的月亮,月亮慢慢地往对面的楼顶上走,光秃秃的楼顶在月光下像是用银子做成的。李晶晶爬上床,伸手推了我一把。这个举动让我感觉她好像有愧对我的意思。见我没有反应,她侧一下身子,两条胳膊像蛇一样地缠住了我,脑袋试探着往我的胸口钻。我被她钻得难受,心里一痒,一只脚不由自主地勾住她的裤衩往下褪。李晶晶哼了一声,拿捏着夹紧了双腿。我翻个身,将她压在身下,脚上一用力,李晶晶的裤衩就被我蹬离了脚腕子。月光均匀地洒在李晶晶错落起伏的胸脯上,李晶晶的胸脯像是镀了一层银,白得让我一阵眩晕。我忍不住了,伸嘴来亲她的脸。她在扭捏,哼哼唧唧乱摆脑袋。我突然嗅到从她的头发里钻出一股香烟味道,一下子停止了忙碌:“你表姐抽烟吗?”李晶晶没有说话,把身子转过去,留给我一个乱蓬蓬的后脑勺。我瞪着她的后脑勺看了好长一阵,感觉那里面全是秘密,掀掉被子下了床:“我去看看咱表姐。”李晶晶赤条条地扑下床,横眉冷对:“难道你自己不清楚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你已经下岗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没往家里交一分钱!小柱子上幼儿园不需要钱?水电、吃饭、孝敬老人不需要钱?你没有本事养活老婆孩子,难道还想让我和孩子跟着你饿死在这个家里?”她想说明一个什么道理?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唇,我感觉自己忽悠忽悠地飞起来了,身子轻得就像一粒灰尘。是啊,李晶晶说得没错,我失业了,李晶晶在单位也不怎么样,她被调去了“三产”,只发基本工资……那一夜我没有睡着,满脑子全是“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个词。天亮了,我的眼睛反而更暗了。李晶晶的抱怨里没有辱骂的成分,可是她没有意识到,这些软刀子一样的语言,一点一点地浇灭了我对她尚存的激情。这件事情仿佛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让我从此在李晶晶的身上不再男人。我没有爱过李晶晶吗?答案是否定的,我很爱她,起码在最初的几年是这样的。刚结婚时,我没舍得让她做一顿饭,洗一次衣服,甚至连她的内裤都是我洗。可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屁话,那是歌里唱的,从相识到结婚,再到有了爱情结晶,我们一起度过了十多年的光阴,什么样的爱情不被我们琢磨透了?现在我宁愿相信,是生活改变了我们,对,琐碎而乏味的生活无处不在侵蚀着我们曾经美好的感情。生活让一个人对感情变得平静又实在,让另一个人感觉这种实在很不浪漫,她需要一点儿刺激,她过够了这种平淡的生活。好女人能够理解老公的疼爱,懂得适度,懂得让他永远去疼爱你。老公疼爱你,你也要疼爱老公才好。可是李晶晶最后把这种应该施加在我身上的疼爱,转嫁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上。此刻,我恍惚明白,强奸这事儿的起因应该是李晶晶感觉被龙二耍了,出于报复心理,联合那个叫大伟的人强奸了龙二的老婆。可是她为什么不在刚醒悟过来的时候干这事儿呢?再说,就是想要报复,她也应该直接跟龙二闹,朝人家的老婆发什么飙?哦,据说她闹过,被龙二打了。可是依照她的脾气,她应该卷土重来,找个机会踢烂他的裤裆呀……看来这里面的事情复杂着呢。甄七还在喷唾沫:“二哥,外面都传说,你是因为害怕龙二才装三孙子的,你是个土鳖。”我笑了笑:“就是这么回事儿。我怕我也跟郑三炮一样,变成瘸腿。大伟是谁?”甄七摸着下巴翻白眼:“二哥真是好记性。几年前你不是想跟人家拼命,结果被警察训斥了一顿。”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感觉脸烫得厉害。那事儿真是窝囊……那天我跟几个同学聚会,喝多了点儿,指着一个当律师的同学的鼻子骂,说他收了被告的钱,给原告下套儿,逼得人家家破人亡,差点儿上吊,实属罪大恶极,烂了心肠。大家都笑,说我是从火星来的,应该在地球上找个女人再生一次。我勃然大怒,掀了桌子,正想摆个慷慨悲壮的造型拂袖而去,后脑上猛地挨了一酒瓶子,当场倒地。被人抬到医院的时候,我醒过来,针也不缝了,跳起来要去派出所找警察主持公道。那个当律师的同学抱着我的腰说,这事儿连轻伤都算不上,何况你有错在先,先赔饭店的损失不说,弄不好还要拘留你,因为你公然打砸公共场所,去了就回不来了。我说,那我就去找打人的拼命。大家都不管我了,他们知道我是在给自己找面子。我踅出医院,迎面碰上了一个警察,当头就挨了一阵猛喝,说的是什么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人家说不是看在我受了伤的面子上,这就抓我进去反省……后来我才知道,动手打我的那个人叫大伟,刚从监狱出来,是那家饭店的厨师兼保安。我掂量再三,再也没敢追究此事。“想起来了?”甄七在嘿嘿,“二哥是个聪明人啊,从来不给自己找亏吃。”“嗯……”我胡乱摇了摇手,“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不报应来了?还是强奸呢……谁强奸的?毓珉,你简单点儿说。”“简单不了,这事儿麻烦着呢……”甄七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酒,“一个女人玩强奸,这事儿能简单了?”“原因你不用说,就说他们是怎么强奸的吧。”“原因你知道?”“我知道。”“那就简单了,”甄七的两只眼睛就像亮着的灯泡,“一个摁着腿,一个掏出家伙,摁腿的是女人,掏家伙的是男人,就这样。”“滚蛋!”甄七摇晃着脑袋翻白眼:“急眼了不是?其实我也是听一个哥们儿说的,这哥们儿跟大伟关系不错,是听大伟他爹说的。他爹说,很早以前李晶晶就跟大伟在一块儿嘀嘀咕咕的,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在谈恋爱呢。出事儿以后,警察去他家调查,他爹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前天龙二结婚,李晶晶在婚礼上搅了个昏天黑地,被龙二的几个兄弟打得不轻。昨天晚上,李晶晶不知道使了个什么法子把新娘子约到了她的饭店,大伟在那儿等着。说了没有几句话,李晶晶就开始扇新娘子的耳光……”“好了,你别说了,”我听不下去了,转话说,“大伟跟龙二有仇?”“好像没有……”甄七又开始眨巴眼,“反正我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大伟很听李晶晶的话,好像看上李晶晶了,想玩姐弟恋呢。尽管李晶晶不如以前漂亮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变得不漂亮的美女也比那些破桃子烂杏漂亮了许多。”“这就叫色胆包天啊,”刘朝九哼哼唧唧地说,“我不是说龙二,我是说大伟……龙二的老婆肯定很漂亮。”

Tags:很色的动漫   薛凯琪电影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在线   与丈母娘乱伦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