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清新美女图片,唐老鸭图片,木瓜的图片,异幻小说

影视文学
孙明没有跑远,她站在楼下的过道里“嘤嘤”地哭,她以为陈广胜会追下来,可是她哭了十多分钟,广胜也没有下来。-------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楼道里的风软软的,像漂在空气里的棉花。孙明不哭了,心里忽然就有些空,她想上楼去拿自己的包,她想看看陈广胜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块坚硬的石头。陈广胜,你为什么总是要让我担心?孙明想起她第一次从陈广胜那里出走的事情,心像刀铰一样地痛。那天,孙明下班早,在家里包好了饺子等候广胜回来。可是她等到半夜,广胜也没有回来。那时候,广胜没有手机,孙明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就这样傻傻地等,桌子上的饺子凉了热,热了又凉,最后折腾得像一堆烂面条。就在孙明刚刚迷糊过去的时候,广胜嬉皮笑脸地回来了,满身酒味。孙明什么话也没说,推他躺下,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他水,心中万分凄凉。天将放亮的时候,广胜醒了,看着倚在墙角轻声啜泣的孙明,冲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将自己的胳膊划了一条大口子,声称这辈子与酒绝缘。孙明哭着给广胜包扎,广胜搂着孙明的肩膀,一声一声地发狠:“明明,你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我会用一生一世的努力来呵护你。”孙明感觉自己在广胜的怀抱里融化了。天亮了,孙明睡了,可是身边又不见了陈广胜。桌子上有广胜留下的一个字条,上面说,一个朋友被人敲诈,他要出面跟对方谈判。晚上,陈广胜回来了,依旧笑咪咪的,依旧是满身刺鼻的酒气。本来有很多话要对陈广胜说,可是孙明在刹那间不想说话了,躲闪开他的搂抱,夺门而去。陈广胜,你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呵护我的吗?孙明的心都要碎了。泪水挂在她的脸上,孙明没有去擦,她害怕把自己擦成一只熊猫,那样陈广胜会笑话她的。广胜经常在她哭完了的时候捏她的鼻子:“娘子,你太漂亮了,眼睛比熊猫还‘拿情’呢……”不行,我不能回去,我不能让这个酒鬼得意了,孙明迎着刺目的阳光走了出去。男人是不是全都这样?孙明边往外走边想,我听蝴蝶的对象张芳说,男人基本都一个德行,时好时坏,有时候混账得很。难道蝴蝶也这样?孙明走了几步,瑟缩着站在清冷的街边,一脸迷茫,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我要去找张芳,我要问问张芳,蝴蝶是不是也是跟陈广胜一样的德行,如果蝴蝶真是也那样,我就认命了。人家张芳跟蝴蝶的感情多好?蝴蝶坐牢的时候,张芳一直等着他,等了五六年呢,蝴蝶回来了,对待她跟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我必须让陈广胜也这样!孙明挺起胸脯,快步离开了大院。@¥%&(×&)×——(×&……%%&×(&)××&&&()广胜揣起手机,无聊地在床下躺了一阵,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跟冰凉的地板冰在一起了。两耳蜂鸣,脑海里飘忽着几个人影,关凯,常青,孙明……广胜躺不住了,起身抓起自己的包,胡乱扑拉两下头发,一摔门走了出来。站在楼下的院子里,广胜的心情烦躁不堪。风很大,广胜想对着天空喊句什么,一股风猛灌过来,像一只冻僵的拳头,直接塞进他的喉咙,让他发不出声音来。灰蒙蒙的云彩浓痰一样铺在天际,阳光被云彩遮在后面,找不出那些很直的光线。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裹着土腥气到处乱撞,偶尔刮得地上的水湾皱起丝丝小得可怜的涟漪,像是有无数小虫子在下面翻身。地下有一排很清晰的脚印,脚印的后半部分是一个很深的坑儿,像高跟鞋的鞋跟扎的。这是孙明的脚印……广胜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这双鞋还是我给她买的呢。大了,不跟脚,孙明穿着它,屁股扭得厉害。广胜的心又麻了一下,操他二大爷的,她这阵子到底是犯了哪一类型的神经病?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不管我的感受。软弱的酸楚从心头升起,化做一种无言的悲怆,蓦然袭上了广胜的脑海。

Tags:清新美女图片   唐老鸭图片   木瓜的图片   异幻小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