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文学 / 正文

满清奇案,现爱,盗梦侦探,最新短篇辣文小说集合

影视文学
长老会的人找到拜布尔的时候已经是雅科夫死后三个月的事情了,一群老头子倒也不是要为杰罗姆求情,已经断了一手一足苟延残喘的杰罗姆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而寇德家族却不能群龙无首,拜布尔虽然已经是实际上的领袖,可这个小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心气儿上来了,就撒手不管,所以一帮老头子决定还是要风风光光地把拜布尔拱上台面,让他想逃避领导家族这个责任也逃不成。-------浏览器上打上-WwW.69ΖW.CoM看最新更新但是狡猾的拜布尔用了各种各样的借口,有时候甚至就是耍着性子不去见族长。要不是今天赶在他去雅科夫的墓园之前堵住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逮住拜布尔。族长大人很威严地拄着拐杖看着不耐烦的拜布尔,阿列赫诺照例站在他身边,可是手里捧着的餐盘里面摆放了各种各样的意式糕点和饮料,这热气腾腾的香味弥漫在严肃的气氛里面,颇是怪异。“在外面晃荡了五六年,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了吗?”后面站着一群人,拜布尔却依旧跟不给面子地一言不发,族长大人雷蒙德寇德只好先开口教训道。拜布尔望了望天,从口袋的香烟盒里面抽出一根,随即有人来帮他点火,耍帅地抽了两口,方才慢悠悠地带着一点“礼貌”说道:“雷蒙德老先生,我好像不是你们寇德家的人了吧。”雷蒙德的脸色暗了下来:“那么我现在宣布拜布尔寇德重新成为寇德家族的成员,并且担负起领导家族的大任。”拜布尔轻笑了一声:“怎么说一不二的雷蒙德老先生也学会出尔反尔了,会让道上的人耻笑的。”威严的族长走近拜布尔,一巴掌就招呼上了拜布尔的脑袋,虽然拜布尔已经及时躲闪,可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到底这块老姜当年在道上还是极富威名的,“你这个混小子别想要推脱责任,寇德家族要是败在你手上,你死鬼老爹在地下一定先找你的小情人算账。”“靠,拿我老爹来压我。”拜布尔揪起雷蒙德的衣领,就听见族长大人身后的一干人等纷纷拔枪的声音。“臭小子,这本来就是你的责任。”雷蒙德嘴角阴笑着像一只老狐狸。松开揪着衣领的手,拜布尔嘴里叼着香烟:“看你手下那一群人就不爽,我有条件。”“哦?”头发苍白的老人挑眉的动作依稀可以看见当年的风流神采:“你要怎样?”拜布尔开门见山地说:“我不喜欢长老会,这个要撤掉,动不动就抬出长老会压在boss头上,白痴才会在自己头上悬一把刀。”老人严肃地开口说道:“这是几百年来的传统,boss统领家族,长老会制衡他的权力。”“既然要张开翅膀飞翔,就应该把所有束缚的锁链除掉。我尊敬的族长大人,美丽的热那亚,时尚的米兰,辉煌的罗马,优雅的佛罗伦萨……总有一个地方适合你和那群老家伙颐养天年。”拜布尔幽幽的说道,眼睛却瞥到阿列赫诺惊讶的眼神,嘴角不禁扯出一个得意的微笑。其实不用困惑我为啥知道这个地方,因为昨天无聊就看了一档旅游节目。雷蒙德喟叹了一下:“你……是要独揽大权,还是报你当年被长老会除名之仇?”一根香烟已经燃到灰烬,辉煌一生,炽热一世,不过还是要归于尘土的,早些放开手也早些丢下烦恼,拜布尔只是笑笑:“我喜欢自由,任何桎梏我的东西都不应该存在!”西西里岛的风,莫名地开始张狂起来,海岛上面天气诡谲,一日几变。雅科夫的墓园是去不成了,拜布尔回到圣城别墅,一个人看着窗外风狂雨啸。从此,这片海只属于他拜布尔,掀起什么样的风浪由他的喜好决定。寇德家族的长老会一夕遣散,西西里岛的黑手党家族无不震动,寇德家族是西西里黑手党中的翘楚,长老会的那些老人哪一个不是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这个新上位的掌权者竟然有这样的魄力让雷蒙德寇德族长作出如此让步。拜布尔不动声色地接手了寇德家的所有事宜;杰罗姆的人全部被清洗,他不会放任那么多威胁在自己身边不定时爆炸。联合上他以前在东欧培植的势力,拜布尔逐渐在意大利声名鹊起,因为他做事果敢狠毒的手段,因为他捉摸不定的个性,还有他俊逸不凡的外表。雷蒙德老先生是最后一个离开西西里岛的,送行的那天,拜布尔没有出现,只有助手阿列赫诺跟在他身后。这位迟暮;老人望着面前那一片澄蓝深邃的大海涌退着波潮,不得不感慨他已经不能面对风浪了,家族交给拜布尔,他很放心,但还是回头对阿列赫诺嘱咐了一句:“别碰毒品。”寇德家族不做毒品生意是道上皆知的事情,产业中的赌场、赌船和酒店也不为别人的毒品交易提供方便。拜布尔听完阿列赫诺的报告冷哼了一声,沉吟半响,对着窗外沉沉的黑夜邪魅地笑着:“我碰了毒品又怎么样,老家伙说不让,我偏要去做,明天就和贝丁抢生意!”拜布尔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真的开始插手南欧的毒品市场,倒真不是脑后长了反骨要违逆族长大人的意思,只因为贝丁三番两次在他的地盘进行毒品交易。既然是贝丁先挑战了他的权威,拜布尔也绝对不会手软。贝丁控制着西西里岛百分九十的毒品市场,即使是在意大利全境,他也是首屈一指的大毒枭。他根基深厚,关系庞杂,道上鲜少有人敢撼动贝丁在南欧毒品生意的统治地位,拜布尔却偏偏要瓜分这块肥肉。拜布尔与贝丁相比,他在东欧也极有势力,从南欧延伸到东欧,纵贯了整个欧洲内陆,凭着他拜布尔的名号,货源和接手的下家渐渐丰裕以来。两个人你来我往抗衡了一年左右,拜布尔逐渐占了三成的份额,贝丁是只老谋深算的狐狸,吃了些亏倒也没有恼羞成怒,他统治毒品那块地盘多年,总是会遇到一些波折,倒也没有把拜布尔的挑衅行为太放在心上。每日照样花天酒地,欺男霸女,乐得生活添趣。拜布尔却没有停留在任何人身边,阿列赫诺几乎是无奈地看着他的boss从以前的风流成性,留恋花丛变成现在几乎可以用清心寡欲来形容。虽然事务繁多,每个月却总要去雅科夫杜诺佐夫的墓园看看,啃着一堆零食然后闲话家常,有时候也会说说最近看上了哪些男人,只是品头论足到后来还是看着不顺眼。阿列赫诺倒也是劝过几次,后来也就撒开手不管了,知道boss对雅科夫的用情,心底最后的一丝希冀也烟消云散了。阿列赫诺安排了拜布尔去雅科夫杜诺佐夫的墓园,拜布尔还在等着枫糖蛋糕新鲜出炉,终于等所有零食都已经准备好,拜布尔才慢悠悠地坐上车又睡了起来,昨天晚上在但丁湾留得太晚了,今天有点精神不振,。虽然但丁湾是贝丁名下的产业,但是拜布尔并不担心对他会对自己不利,照样常去那边泡着。车子开到一半,突然一个不明物体从公路旁的山坡上滚落下来,阿列赫诺一个急刹车,抽出一支枪准备射击。拜布尔揉了揉被撞到的额头,低声咒骂了一句。待仔细看清那个物体,才发现是一个少年……**?只要输入-WWw.69ΖW.CoM-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Tags:满清奇案   现爱   盗梦侦探   最新短篇辣文小说集合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